2017調查報導工作坊/實例討論一:看見高雄土地傷痕

標籤: 
調查報導
網摘分類: 

從〈看見高雄土地傷痕〉直指結構弊端/吳淑鈴

    調查報導工作坊第二場課程由去(2016)年以〈看見高雄土地傷痕〉獲得第15屆卓越新聞獎平面類調查報導獎的《報導者》記者鄭涵文、陳貞樺主講,分享她們第一次進到調查報導領域中遇到的困境及採訪技巧。演講內容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她們帶聽眾回顧調查報導的歷程,第二部份則分享他們在採訪寫作和數位呈現的心得。

調查報導工作坊第二場課程,由去(2016)年以〈看見高雄土地傷痕〉獲得第15屆卓越新聞獎平面類調查報導獎的《報導者》記者鄭涵文、陳貞樺主講。

找到線人  理解事件樣貌

   「我們先帶大家到旗山,認識那塊被欺負的土地。」鄭涵文解釋,旗山案涉及的土地是一大片水質水量保護區的農地,但有業者為了獲取暴利,在那塊地填入中鋼的次產品轉爐石,造成土地污染。「我們選擇旗山案深入調查,因為那是一片鳥語花香、空氣清新的好地方,卻被業者挖了大坑,在裡面埋了一百萬噸的髒東西。」鄭涵文說。
 
  「我們剛到那裡時,落差感是很震撼的。」她表示,如果沒有報導這個事件,「業者會覺得可以用很輕鬆的方式,找一塊便宜的農地就把髒東西埋進去,然後賺取兩億暴利。」這不但成為其他業者效法的個案,污染源更可能永遠埋在當地,影響當地居民生活和健康。

  接觸關鍵角色,探尋污染事件。「理解事件的線人,可以告訴你表層的事件樣貌。」鄭涵文說,她們找到兩個非常理解台灣各種土地污染案件的線人,帶著她們看到很多不一樣的污染地點,涉及的污染源可能是轉爐石、電弧爐渣、脫硫渣等,「我相信大家聽到這些都是充滿問號的。」加上不同的廢棄物各有不同的管理辦法,一開始的龐雜資訊讓記者們陷入混亂。

釐清問題:大量閱讀文獻資料、採訪專家學者

  鄭涵文表示,她們先列出自己的問題以及利益關係人扮演的角色,整理出一份案例表之後,才開始著手調查。為了深度認識轉爐石的性質和用途,「我們生吞活剝了非常多跟化學有關的報告,也找了很多研究廢棄物再利用的專家學者,大量地把這些東西搞清楚。」她說,這個做法後來成為整個案子關鍵的突破口,讓他們釐清了轉爐石在所有廢棄物當中的特殊位置。「轉爐石在某個時間點已經從廢棄物轉變成產品,它一旦有了產品的身分,就可以做很多壞事,不受到廢清法(廢棄物清理法)束縛。」鄭涵文解釋。

  梳理資訊,直指結構面的法規問題。《報導者》的記者們詢問高雄市政府,為什麼不能清除該地的污染源?官員則表示礙於法規問題,只要不是廢棄物,政府就不能約束,只能用區域計畫法每次開罰六萬,但這對賺進兩億的業者而言根本不痛不癢。鄭涵文等記者再去詢問業者,對方認為中鋼告知轉爐石是產品,他們只是將自己的產品放在自己的土地上。「這個說法聽起來好像也沒錯,很多時候其實是結構出了問題。」鄭涵文說。

團隊合作:製作時間軸、案例卡


鄭涵文分享在執行調查報導時,可以運用「時間軸」與「案例卡」的小技巧來幫助釐清事件發展。

    鄭涵文說,《報導者》團隊主要採開放協作的方式,對於某個專題有興趣的人都可以自己「跳坑」參與,因此發展出使用雲端和共筆方式整理資料,較能輕鬆地共同處理複雜專題。

    執行專題報導時,團隊必須做出一個明確的事件時間軸,「調查報導通常都很複雜,牽涉很多人;如果沒有時間軸,會常常迷失在時間點,或搞不清楚受訪者講的時間點。」鄭涵文說,她們依據事件時間點放入現有的新聞、監察院的報告、環團人士的紀錄,甚至是居民的抗爭事件等,整理成一張鉅細靡遺的時間軸,並用黃色標註她們認為關鍵的事件,「如果要調查一個複雜的個案,推薦大家一定要製作時間軸。」鄭涵文強調。

  有些未經過完全調查的事件,通常訊息都很碎裂,沒辦法完整地看到事件全貌,這時可製作「案例卡」。鄭涵文說,案例卡的功用類似個人簡歷,她們在案例卡上列的項目包括地點、目前掌握到的事件始末(如追查地方人士的進度、交易雙方的角色背景)、牽涉的單位(盡可能列出所有相關的人事和利益團體),她們在案例卡上也會記錄現場觀察,處置的進度、爭議和困難。鄭涵文笑說,做完了這個「很大張」的案例卡之後,就可以從裡面的關鍵字和關鍵人物開始滾雪球、找資料,也才能更深度的理解事件本質。

  爭議的角色留到最後採訪。鄭涵文說,在這次的採訪中,他們把中鋼和業者的說法擺在最後面才訪問,「因為這類的利益關係人,態度通常很排拒,很可能不會再讓你問第二次。」她認為,必須先整理好所有的論點、蒐集各方的說法後,再訪爭議受訪者會是較好的方式。

各說各話、意見紛雜 需理出事件核心

    陳貞樺補充,「在調查報導的過程中,正反兩方的說法互有衝突時,記者要抽絲剝繭做出判斷,除了靠專業能力,前面提到的前置作業是非常重要的。」她表示,採訪過程中,面對居民的憤怒情緒和疑問時,必須一階段一階段地去論證假設,「我們本來很糾結於個人、正反兩方的衝突,但不斷地累積知識後,瞭解真正的核心是轉爐石的規範有問題。」陳貞樺表示,管制的寬鬆情形,以及如何清除已埋入的轉爐石,才是她們報導的重點。

    「做調查報導的時候,有時候沒有真正的壞人。」陳貞樺認為,記者應該做的是「屏除紛擾的正反說法,看到事件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為了爭取土地正義,居民已和業者進入過程訴訟。在〈看見高雄土地傷痕〉刊出之後,法官認為轉爐石在這塊土地上不是產品而是廢棄物,所以判業者敗訴。居民認為高雄市政府怠慢也提起行政訴訟,法院一樣判高雄市政府敗訴。「如果以後再遇到轉爐石填到農地的事件,這個判例會成為很好的參考依據。」陳貞樺說。

主稿求客觀  人物稿仍應扣緊報導脈絡  

  鄭涵文和陳貞樺演講的第二部分關於寫作的呈現方式。負責撰寫主稿的鄭涵文說,面對正反雙方都看似有理的情況,寫作時應「避免沒有客觀事實支撐的情緒」。例如居民以憤慨情緒指謫業者時,「如果沒看到客觀的證據,或是在監察院的調查報告、環評報告等資料裡都沒有相關的陳述時,我們就不會放入報導內容裡。」她表示,要以客觀事實為基礎才能論述,這也是她們後來確立的報導方式。

  鄭涵文說,她的寫作策略是在各說各話之後,梳理解決問題的可能做法,最後再導回更後面需調整的結構問題,「雖然表面上好像沒有真正的壞人,但壞事就是壞事,必須討論事件背後的結構問題。」

  在人物報導方面,陳貞樺則坦言她是第一次寫人物稿,用新手的角度和聽眾分享她的技巧。她表示,寫主稿的時候必須公正客觀地呈現,但人物稿不能沒有記者的觀察和立場,否則內容會變得很扁平、不太好看。她的人物稿以自救會會長為主角,在訪談過程中盡可能地了解對方的生活、家庭、過往經歷等面向,在態度上把受訪對象當朋友,理解對方的行動理由,另外也跟她的家人、鄰居、村里長輩做了許多人物側訪。

   「但我訪問她是因為她是自救會會長,所以寫作內容會扣緊她的抗爭過程,有些東西就不會呈現。」陳貞樺說。

數位呈現  將艱深的議題轉化成高可讀性

  陳貞樺說,《報導者》這兩年做了很多數位呈現的作品,慢慢摸索出一些流程。她說明,數位專題會有文字記者、攝影記者、工程師、設計師,甚至有負責執行專案的PM(Project Manager,專案經理人)一起討論合作,而最了解事件全貌的文字記者必須參與製作過程中的每個環節。

   〈看見高雄土地傷痕〉報導在數位呈現方面,採用了衛星圖、圖資、插畫,和影像等多媒體素材。陳貞樺解釋,報導團隊用Google Earth以地圖時間軸的方式呈現當地3年的變化,讀者可明顯看到當地從大水塘範圍逐漸縮減到填平的過程。另外他們希望強調該土地的重要性,便向內政部調出該地的相關圖片資料,讓讀者理解事發土地的珍貴。

   鄭涵文說,由於轉爐石、爐渣等性質都不同,所以他們思考如何將複雜的知識簡化,最後以擬人化、插畫的生動形式描述爐渣家族。製作團隊也使用影像素材,「我們去了旗山很多次,但每次去都還是感到很震撼。」鄭涵文說,與其只用文字呈現,不如用影片呈現當地樣貌。於是攝影記者便以影像圖集的方式,帶讀者如親臨其境般地從土地外圍走入現場。鄭涵文表示,團隊試圖用不同的媒材鑲嵌在議題裡面,讓讀者可以用圖像的方式去理解較艱澀的議題。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