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雜誌] 媒體不應被豢養 人民不可被馴服

本文轉載自《司法改革雜誌》第89期

作者:李惠仁

隱匿多年「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之後,農委會終於在 3 月 3 日鬆口承認台灣首度檢測出「高致病性禽流感」。消息一出,媒體一片譁然,當記者質問農委會為何要隱匿疫情?官員的答案是:「我們只有延誤,沒有隱匿疫情」。當官員應該向國人道歉的時刻,我們非但沒看到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反而見識到惡質官僚的推託之詞。然而,過了將近一個半月的今天,你還生氣嗎?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台灣人民生氣的時間縮短了?」我想,有幾個重要的原因。第一,網路發達之後訊息爆炸,真偽難辨。第二,記者產製新聞速成,深度報導越來越少。第三,「置入性行銷」與「業配新聞」氾濫,新聞真相被「金錢」和「烏賊戰術」淹沒。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台灣的官僚系統可以輕易地隱匿「高致病性禽流感」這等重大的事情?無他,因為「媒體被豢養,人民被馴服了」。

「禽流感」新聞事件真有那麼重要嗎?

時間回到 2004 年 1 月 15 日農曆年前夕,台灣爆發 H5N2 低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消息一出,全台恐慌、民眾「聞雞色變」,雞肉、雞蛋的銷售更是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影響。面對「禽流感」這個新型人畜共通傳染病疫情首度爆發的同時,當時,台灣所有的媒體都在問:「病毒到底從何而來?」為了追查病毒從何而來,經過 2 個月的追蹤調查,我從秘密證人手中取得了一份文件,確認了爆發疫情的原因是非法疫苗業者「人謀不臧」的後果。然而,面對我的質疑,官方的答案卻始終是:「候鳥過冬帶來的」,同時謊稱疫情已完全撲滅。

姑息官僚操弄 後果全民承擔

2 年之後的 2006 年 3 月,我從行政官僚系統中,聽聞了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2003 年的那株 H5N2 病毒已經跟存在台灣已久的 H6N1 病毒交換基因,演變成和H5N1 一樣的高病原性禽流感(HPAI)」。於是,從 2006 年開始,我陸續在全台北、中、南病死雞檢體抽出的病毒核酸基因序列中證實了這個傳言。

講到這裡,也許你會問:「禽流感真的有那麼嚴重嗎?比起一般性的季節流感,從 1997 年到現在因為禽流感而死亡的人數只不過千人左右,有必要那麼緊張嗎?」的確,目前全世界因為禽流感而死亡的人數,的確比不上季節流感,那是因為目前的禽流感病毒只會感染極少數的人,不過,因為人類身上沒有禽流感抗體,一旦這株病毒進入人體,人體的免疫機制根本無法啟動,於是,致死率幾乎百分之百。也許你會繼續問:「反正只有極少數的人會感染病毒,需要大張旗鼓撲殺病雞,浪費這麼多資源嗎?」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目前人類常見的 A 型流感病毒 H1N1 與 H3N2,其中 H1N1這株病毒就是 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的元兇,當時全世界至少有 4 千萬人死亡,原因就是當時的人類體內沒有抗體。也正因為 RNA 流感病毒有八段基因,病毒交換、重組的速度非常快,一旦禽流感病毒和人的季節流感病毒在(舉例來說)豬的身上交換基因,就可能演變出一株「全能的禽流感病毒」,屆時,這一株「全能的禽流感病毒」就可以攻擊任何人,傳染給全世界每一個人。

流行病學專家推估,屆時全世界的死亡人數將高達 1 億 8 千萬到 3 億 6 千萬人,而台灣的死亡人數大約在 1 萬 4 千人上下。也正因為如此,世界衛生組織(WHO),從 1997 年開始動員大規模的人力、物力與金錢嚴密監控禽流感的活動;而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也同時要求各會員國,只要發生H5或H7〔不論是低病原性(LPAI)或高病原性(HPAI)〕疫情都必須通報,因為如果讓 H5 和 H7 病毒「在地化」之後,距離「人傳人」禽流感大流行的日子,將會提前到來。

消失的電視通道 從網路開始突圍

如同紀錄片《不能戳的秘密》所控訴,農委會這個官僚體系在 2004 年謊稱低病原性禽流感病毒是候鳥帶來的,同時宣稱已經撲滅。當 2006 年這一株病毒開始交換基因,官僚體系依舊毫無作為。到了 2008 年,台灣養雞場陸續爆發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農委會竟然開始隱匿疫情。而從 2010 年開始,政府官員竟然開始利用專業知識欺騙人民,漠視全民健康、恣意摧毀公衛體系、大膽竄改國家動物傳染病實驗室的實驗數值,欺騙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當我們進入 OIE 的禽流感通報網頁,你可以看到位處非洲的辛巴威到中東的伊朗、伊拉克,再到東南亞的柬埔寨、越南以及菲律賓,都謹守會員國的義務,誠實通報禽流感疫情。再回來看看我們台灣官員的荒唐違法行徑,就可以瞭解,誰讓台灣的國際聲譽掃地?又是誰縱容了這些可恥又可惡的官員?

很多人都會問我一個同樣的問題:「既然這個問題這麼嚴重,為什麼沒看到其他主流媒體報導?」其實,這部紀錄片在去年 7 月完成後,我曾經接觸多家主流媒體來洽詢無償播出的可能性。然而,我卻得到了這樣的答案:「沒辦法,我們現在還有農委會 2 個案子在執行。」無法證實媒體的壓力是否直接來自農委會,但可以確定的是,這部紀錄片注定只能從網路新媒體突圍。於是,2010 年 7 月 27 日網路媒體《新頭殼 newtalk.tw》以及壹傳媒旗下的《動新聞》,開始完整播出《不能戳的秘密》。

官僚就是一種病毒  調查報導是最好的抗體

當禽流感病毒進入人體後,它第一個動作就是切進上皮細胞進行複製,然後病毒長驅直入一路攻擊、不斷複製;假如人體遲遲無法產生抗體來對抗這些病毒,那麼這個感染禽流感的人,終將因器官功能衰竭而死。

反觀,官僚體系何嘗不就是一種病毒?假如農委會隱匿「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如此重大的事件,都可以輕易的用硬坳和欺騙的方式順利過關,那麼「隱匿疫情」這個案例鐵定會被其他部會複製,一旦不法行徑被成功複製,國家社會也肯定會遭受官僚病毒毫不留情的攻擊,直到死亡。

調查農委會隱匿「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這 6 年來,我深刻感受,民主社會當中應該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因為媒體老闆的個人私利,失能了!許多資深的記者為了「堅持新聞理念」主動離開主流媒體,而更多為了「養家糊口」的優秀記者被迫在心中畫出一條紅線。於是乎,離開體制的人在外漂泊、尋尋覓覓;留在體制內的人,試著在傾倒的水泥牆縫中,撒下幾粒種子。

如此這般困境,到了 2011 年似乎有了轉機,11 月底卓越新聞獎頒出了第一座「調查報導獎」,12 月初「《weRepoe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 You support, we report.」正式上線。這兩個重要指標,除了為漂泊在外的獨立媒體創造出了一個跨媒體的通道之外,我更相信只要有更多的調查報導經由這個平台散播出去,這股力量也一定可以讓頹圮的局勢開出壓不扁的花朵。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