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C罷工抗爭深入追蹤

MBC罷工抗爭深入追蹤

我要分享這篇正式報導:

MBC罷工抗爭深入追蹤

注意:除了在weReport網站提案頁面上可以閱覽與視聽完整報導外,本人也將文字報導精心編製成雜誌型刊物並以pdf檔案呈現,請點選此連結下載,便能以最高品質閱讀完整專題文字報導。

作為韓國最具影響力的媒體之一,MBC電視台因締造《大長今》、《我叫金三順》等劇作及《無限挑戰》與《我們結婚了》等超人氣綜藝節目而成為將韓流推向世界的主力,其新聞報導的批判風格也使其在韓國三家主要電視台中獨樹一格。

但自現任總統李明博於二○○八年上台後,MBC開始受到當權者箝制,親政府人士空降電視台管理階層,新聞走向發生質變。原以「批判」招牌而為名的MBC新聞最終竟淪為政府傳聲筒,而引起台內記者的不滿,憤而開展了罷工抗爭,要求親政府的現任社長金在哲下台。

這場罷工長達一百七十日,並且連帶使KBS、YTN與聯合新聞通訊社等媒體跟進並串聯,形成韓國媒體史上最長與規模最大的罷工運動。儘管罷工暫告中止,但場捍衛新聞自由的抗爭仍持續進行,對於韓國新聞工作者而言,最冷的冬天尚未結束…

 

 

 報導自由受箝制 引爆罷工導火線

▲今年一月底,MBC工會要求箝制報導自由的現任社長金在哲下台而開展罷工抗爭。圖為MBC職員在電視台總部大廳內進行抗爭集會。

在韓流席捲世界的當下,韓國電視頻道扮演重要推手。在仍處於「老三台」寡占局面的韓國電視市場,MBC顯得相當特殊。它雖為公共媒體性質,但主要營收來源卻是來自廣告。具選任電視台社長權力的「放送文化振興會」持掌MBC七成股份,而與保守派人士甚為親近的公益財團「正修獎學會」亦擁有三成股份。

在三家電視台中,身為公共電視台的KBS一直以來仍擺脫不了親政府色彩,而一九九二年才成立的SBS電視台則是有大企業與財團入股,屬商業媒體性質。軍人獨裁時期就具自由派傾向、並最先成立工會的MBC在媒體中就佔有一席地位。MBC的新聞風格較為批判敢言,尤其在保守派執政的現在,KBS傾向政府以及SBS受制於大企業控制的情況下,MBC的角色就顯得重要。

李明博執政後 對電視台干預不斷

自李明博保守派政府上任後,MBC對於政權的批判即惹來當局的不滿。其中,二○○八年美國牛肉進口風波,MBC的調查報導節目《PD手冊》進行煽動性報導,更間接助長了當年大規模的反政府燭光示威。政府開始透過司法與政治干預等手段對MBC施加壓力。

在美牛風波後,執政當局開始將親政府的人士拔擢或安插進電視台管理階層,排擠敢言的新聞記者,過去以「批判」聞名的MBC新聞便開始出現詭異變化。在此同時,公開表達支持在野黨或對抨擊政府的主持人或新聞主播竟先後被撤換。

 

▲MBC社長金在哲與放送文化振興會前理事長金寓龍
(照片分別引用自MBC電視台與東亞日報)

二○一○年初,經過MBC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選任,記者出身、被認為是李明博人馬的原MBC地方台長金在哲(左圖)當選新任社長,引發MBC工會反彈。在看重學緣與人脈關係晉升的韓國社會,與李明博總統同為高麗大學出身的金在哲受到注目。在擔任MBC記者時期,金在哲與李明博總統即建立密切關係,在擔任地方台長時還親自出席執政黨大國黨(現「新世界黨」)相關活動。金在哲的被選任引發工會抨擊其為執政者派來的「空降部隊」,意圖干預MBC運作。

同年三月,放送文化振興會前理事長金寓龍在接受韓國媒體專訪時竟公然踢爆「金在哲被主子(指青瓦台)傳喚且教訓了一番」當面證實金在哲聽命於執政者,而引起軒然大波。金寓龍之後更直接表示金在哲的被任命過程中,選任人事的放送文化振興會「不得不考量當權者的意思」,並挑明指稱金在哲是「與青瓦臺脫離不了關係的『空降人事』」,正好呼應工會說法。顯示為控制批判力量,執政執正明目張膽將黑手伸入媒體。

而在金在哲就任MBC社長後,電視台內的勞資關係陷入緊張。金在哲違背原先與工會達成協議拔擢親政府人士擔任副社長職位後,勞資衝突一觸即發。由於工會不再信任金在哲,在二○一○年四月發動了超過三十日的罷工,要求金在哲下台。但時值天安艦事件爆發,MBC員工的抗爭完全被掩蓋而未獲太大重視,再加上當時抗爭力道薄弱,罷工無疾而終。

新聞變質成為罷工導火線

至二○一一年底,MBC新聞走向已有明顯轉變,不但立場向政府與執政黨傾斜,與社會民生極具關連的重大消息未被播送,揭發弊端的調查報導也被延後播出。而韓流、藝能相關報導大篇幅的出現在MBC的主要新聞時段中,偏重聲光與軟性的新聞比重日增。
 

 


最讓MBC記者群感到驚訝的,是韓美自由貿易協定(FTA)即將於國會通過、而再度引發社會關注之時,原先採訪反對FTA抗爭集會的MBC攝影記者竟遭到抗議群眾的阻擋與辱罵,原先以批判為招牌的MBC,近一兩年來竟轉變成袒護執政黨的傳聲筒,使得民眾對於MBC喪失信賴,並列為不受歡迎的對象。攝影記者採訪遭阻使得MBC記者群警覺到社會對於公營媒體質變的負面觀感,開始討論如何突破新聞被箝制的困境。「反FTA採訪受阻」成為開啟一連串抗爭的導火線。

而「新聞被封殺」的現象不斷發生,終於激怒了台內記者群,多次向主管階層反應卻得不到正面回覆,MBC記者聯會隨即於今年初舉行對報導本部長(MBC新聞部門最高級主管,相當於台灣電視台的新聞部經理)的不信任案投票,最終以壓倒性票數通過要求報導本部長下台。但由於報導本部長拒絕離任,電視台記者群憤而拒絕新聞編播。最終,包括新聞、藝能與技術部門在內的工會成員在進行討論並表決後通過進行罷工。要求最高主管者─金在哲社長下台。

 

工會在參與投票人數中近七成同意進行罷工的情況下開展抗爭。由於新聞部門裡面共有一百三十六位記者參加罷工,嚴重缺法供稿的情況下,使得MBC台內所有的常規新聞節目都無法正常播出。原本一小時的晚間新聞《NEWSDESK》只能播送十至十五分鐘便告結束。而其他部門的節目製作人、導播、助理等工作人員也因為跟進罷工,導致MBC的綜藝節目如《無限挑戰》及《我們結婚了》都陷入停播困境。大規模的罷工導致被MBC近來視為市場拓展目標的海外節目輸出連帶受到影響。

工會高層:「罷工本來就不合法 我們沒在怕」

MBC工會將抗爭主軸聚焦在要求金在哲社長下台,打出「恢復公營媒體與公正報導」、「重返國民的懷抱」等口號,除了在電視台內進行抗爭集會,更將戰線拉至街頭,冀求反對政府箝制報導自由及恢復媒體公共性的號召能得到社會大眾的支持。包括知名主播在內的全體工會成員都走上街頭面對群眾,直接表明抗爭訴求。

工會主要透過維網誌社群推特(twitter)對外發布工會特報與每日與媒體抗爭相關之新聞連結,並號召一般民眾參與街頭集會,與予並發動市民簽名連署與捐款。另一方面,MBC工會還透過市民團體、NGO的串聯加乘抗爭聲援規模。


 

儘管MBC的罷工獲得許多社會團體響應,而招牌綜藝節目《無限挑戰》由於罷工停播也連帶使得年輕族群對於罷工給予強烈支持。但面對社會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對浪潮,社長金在哲仍然不為所動,資方直接並透過電視台發布聲明,

將罷工定調為非法活動。而工會高層本身也並不避諱合法性有無。MBC工會宣傳局長李容馬在今年初接受記者採訪時就直接表示:「這次罷工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是違反規則的,但我們並不害怕。」工會方面認為,在李明博總統聲望低落並引起社會撻伐的此時,開展罷工將有助於獲得社會聲援。另一方面,由於國會與總統選舉都將於年內舉行,若再不開展抗爭,則執政者箝制新聞自由並收編為宣傳工具,對社會負面影響將越來越大。

體制內 訴求無法解決
罷工抗爭 台內產生對立

MBC職員們會採取罷工手段以達訴求,主因是體制內從上至下皆消極行事而致。由於金在哲先前撕毀承諾,使工會方面對其有強烈不信任感,不願再透過協商達成訴求。另外,由執政勢力所壟斷的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向來不願主動對金在哲與勞方矛盾衝突進行仲裁,而主管韓國媒體事務最高機關─放送通信審議委員會(相當於台灣的NCC)一直都將MBC罷工視作「電視台單純的內部勞資爭議」而不願介入,直到罷工進入第一百五十天後才表態要求放送文化振興會應出面解決罷工問題。董事會與主管機關不作為使得MBC記者群最後只能開展罷工。

工會宣傳局長李容馬向記者表示,此次不參與罷工的職員集中在管理階層,有些是因牽扯到既得利益,有些則是見機行事,現在新聞部門內不參與罷工的幾乎都是幹部等管理階層,有些是因為牽扯到既得利益,有些則是投機行事。儘管現在報導自由倒退回八○年代軍事獨裁時期的局面, 但抗爭氛圍已經不向當時有「面對單一敵人」的同仇敵愾,罷工參與者於不參與者間的矛盾已經開始升溫。

今年五月中旬,包括原播報晚間新聞的女主播裴賢貞等三位播音員在內的工會成員無預警的宣布退出工會並回歸職場,裴賢貞表示「對罷工的時間點與開展罷工的決定都無法被充分說服,無法同意這樣被動員」、「不只是自己,我還目擊到許多無法百分之百理解會選擇罷工這種最極端方式的同事們」。裴賢貞的脫退與發言引起以記者和主播為中心的工會成員群情撻伐,但同時也顯示MBC電視台內部職員的矛盾心態以及工會在電視台內具強大動員及影響力,兩造之間產生衝突。而一開始反對罷工或是中途脫離工會復歸崗位的職員們都立即被資方拔擢或升等,
更加深罷工者與非參與罷工者的對立局面。


▲[A] MBC工會成員在首爾明洞舉行罷工集會,製作電視台奠儀照表示公共電視台精神已死(照片引自MBC工會)
  [B] MBC主播們親自赴明洞發放傳單號召民眾支持罷工抗爭(照片引自京鄉新聞)
[C] MBC記者在首爾光化門廣場身穿標語進行一人示威(楊虔豪 攝)
[D]MBC工會成員在罷工後仍在街頭號召民眾簽名連署要求金在哲社長下台(楊虔豪 攝)

 

罷工中止後 高層整肅雷厲風行

▲MBC工會於七月中宣布暫停罷工「回歸職場進行抗爭」,於電視台內舉行罷工中止集會,
當時工會寄望朝野達成的共識能夠讓董事會撤換金在哲。(楊虔豪 攝)

勞資攻防 檢警辦案大小眼
朝野協商 金在哲下台有望?

MBC工會自一月底開展罷工後,勞資雙方產生激烈攻防。工會方面透過記者群調查舉發金在哲社長濫用法人信用卡金費採購與業務無關之高檔名品之行為,金額數字已與首爾市長的特別費相當。工會並指責金在哲與一位擔任節目策畫的女舞蹈家私通,授權讓該舞者製作MBC大型特別節目獲取暴利,還給不具媒體背景的該舞者兄長安插電視台掛名職位。

金在哲方面則以一直以強硬態度回擊。除將包括李容馬、鄭泳夏在內等多名工會高層解雇外,並以「妨礙業務」為由對工會提告。除了向檢方聲請假扣押工會財產外,更向工會提出一百九十五億韓幣(折合新台幣五億四千萬元)的天價賠償。檢警並以極快速度處理金在哲的要求,更申請拘提工會高層。但有關金在哲的不法爭議檢調卻以消極態度緩慢偵查中,

今年六月底,MBC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成員任期將屆而須進行改選。韓國朝野兩陣營進行協議並達成共識,將在新一期的國會把MBC罷工問題至於第一順位進行處理。新世界黨與民主統合黨並共同做出決議文。決議文中明示:「為實踐電視台的公共責任並使勞資關係盡快恢復正常,八月初新任期的放送文化振興會應依照合理的經營判斷及遵循法規常理對勞資雙方之要求竭力進行調停處理。」

瞬時,韓國政治界瀰漫著「金在哲將下台」的風聲。而罷工已超過一百五十天的MBC工會將朝野協議視為罷工開展以來最大的成果,認為抗爭訴求終被正視。工會認為自罷工自一月底開展以來,已經順利凝聚民意施壓解決媒體抗爭問題,他們期待新重組的放送文化振興會將會「順應時勢」處理抗爭問題,讓金在哲社長辭退。在經過近半個月議決後,工會方面決定於七月十七日起暫時罷工。

停職、解職、調職、監控 電視台大整肅

工會宣布暫停罷工回歸崗位後,先前參與罷工的MBC職員們面臨的是來自資方的一連串整肅。自今年罷工開展以來至今已有十三位電視台員工被解雇。而在罷工後,新聞部門內共一百五十六人被強制調往不同的採訪路線,更有記者被強制發令到地方甚至是與新聞工作毫無關聯的部門。另外,十多名參與罷工的主播被處以隨機發令,至今仍然無法在螢光幕前露面。
 


 

迎面而來的還有高層對新聞記者與工作人員的壓制。MBC的招牌調查採訪節目《PD手冊》六名編導群全被資方解雇,導致節目在罷工後仍無法正常播出。另外,高層在電視台內設置高清監視器,監控記者舉動。而電視台的攝影記者部門遭到高層強制廢除,記者與節目編輯提案製作在野圈呼聲極高的獨立總統參選人安哲秀的專題報導受阻而產生爭執。工會更揭發資方在罷工期間在電視台內各電腦中與內部網路中設置駭客程式,竊取與監視職員的資料與抗爭行動,目前全案仍由檢方調查中。

董事長論文瓢竊仍高高在位 金在哲迴避勞資聽證會

罷工中止後,MBC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成員也因任期屆滿而進行改選。但由於放送文化振興會的組成方式為執政黨、在野黨、青瓦台各推三位成員,包括原理事長金在祐在內的執政勢力就有三名成員連任,繼續壟斷組織。而金在祐在連任理事長後,仍對MBC罷工問題及罷工後資方的整肅行動保持緘默不願處理。金在祐更在韓國國會文化體育觀光放送通信委員會上公開發言稱「MBC罷工是非法的,工會所提出的罷工條件已經超越了勞基法規定。」

 

▲放送文化振興會理事長金在祐
(圖片引自photonews)

事實上,MBC工會曾在今年四月提請放送文化振興會針對解任金在哲社長職務進行表決,但親政府勢力挾著席次優勢否決了這項提案,因而引發工會官方譏諷其為「青瓦臺的機器」。在保守勢力壟斷董事會的情況下,MBC抗爭問題仍僵持不下。

 

金在祐與李明博總統及金在哲社長同為高麗大學出身,與李明博還是同樣畢業於經營學系的前後輩關係。不具媒體資歷與相關背景卻被推派進入MBC董事會,使其被反政府勢力譏為「李明博的打手」。

八月上旬,曾任MBC當家主播的在野黨國會議員辛京珉公開揭發金在祐博士論文涉嫌瓢竊,經過原大學調查後亦被證實,但執政黨和金在祐本人至今都不願出面回應,金在祐的操守問題最終竟不了了之,並持續掌控董事會。

而受制於在野黨施壓以及朝野曾達成的協議,放送文化振興會與國會自十月過後都進行勞資聽證會,計畫讓金在哲社長與工會高層在內的勞資雙方進行對話與接受檢驗,但是金在哲社長都以出差、赴外國考察為由技術性迴避,至今勞資雙方都無法正式展開對話。而由在野黨推薦的董事會成員曾於十月中旬再度提交金在哲社長案,但經過表決後再度被封殺。MBC抗爭問題的解決遙遙無期。
 

 

圖表看罷工! MBC勞資十一次對立抗爭

▲位於韓國首爾汝矣島的MBC電視台總部 (楊虔豪 攝)

韓國MBC電視台工會自今年初再度展開罷工,時間長達一百七十日,是韓國媒體史上最長的罷工紀錄。在MBC罷工之後,最大的電視台KBS、最大新聞頻道YTN以及國家級的聯合通訊社也紛紛響應並且合流抗爭。事實上,自MBC電視台工會於一九八八年成立以來,已經開展過十一次罷工抗爭。MBC的歷次罷工不僅是勞資對立,更凸顯歷來韓國媒體與政府間的緊張關係。為追蹤MBC歷次罷工紀錄以及工會、電視台及政府間的互動關係,記者針對一九八八年至今的韓國報紙資料整理歷屆罷工的完整脈絡。

 

軍政時期 罷工訴諸組織內權利取得

在南韓進入文人政府時期(一九九三年金泳三總統就任後)前,MBC罷工都是對於報導局(相當於台灣的新聞部)人事遴選上面的抗爭,當時的工會透過取得新聞編輯單位管理者的選任主導權來鞏固報導自主及盡可能規避當局直接對MBC的新聞產製進行施壓。從前面三次罷工可以看見,工會一直和電視台資方在新聞製作部門各單位主管的產生方式上有所衝突。新聞製作單位主管由一開始社長獨斷任命到採取評價制,之後又從推薦制改成由勞資雙方共同設立協議會評價並處理高層可能出現的違反公正報導的行為,這是此期MBC工會藉由罷工抗爭所獲得的最大進展。

而值得注意的是,一九九二年五十二日長期罷工,資方開始直接對工會幹部採取法律行動,以「妨害業務」對工會提起告訴,另外當時還發生警方直接拘提工會成員進行調查的「公權力介入」事態而引起社會譁然。採取罷工最大的爭議就在於其並不充分符合甚至違反了法律規定,勞方的訴求也難以透過法制內途徑解決,資方卻能夠以罷工造成經濟損失為由藉由公權力削弱反對勢力並且樹立資方自身的合理性與正當性。同樣情況也出現在今年要求金在哲社長下台的罷工抗爭中。

▲1992年MBC工會要求高層加薪並恢復被解雇工會高層職位而發動的罷工超過50日,在今年的罷工
開展前是歷來最長的罷工紀錄

文人時期 經濟+政治的多重媒體干預

而在文人政府後,除了一九九六年要求姜成求社長下台的罷工和維護新聞編輯獨立性之外,接下來的罷工都與媒體政策相關法案的抗爭有關,形成跨台的聯合罷工。自一九九七年至二○○九年的五次罷工,大多都是由MBC工會扮演先鋒角色,相當讓這些電視台擔憂的是政治立場上大多偏向保守勢力的財閥與報紙可能持掌電視台股份的「言論集中化」問題,電視台自此起也開始要求應該建立公平公正的公共媒體審議與電視台社長選任制度以避免任何政治勢力可能會干預媒體的問題。

財閥與報紙持掌電視台股份的爭論也代表了權力影響媒體又一個新層面。相較於全斗煥與盧泰愚主政時期政治權力直接伸入媒體,步入文人政府之後,經濟力量也成為能夠左右媒體的新要素。以工會立場觀之,政治影響媒體的可能性仍在,但在出現了資本持有問題以及韓流於二○○○年後逐漸興起,電視台在步入全球化商業情況下,財雄勢大的企業也能夠透過投資以及廣告貸出影響媒體,工會自此須同時應付政治與經濟結合的權力干預。

李明博就任後 媒體與政府關係緊張

值得注意的是,二十四年來共十一次的罷工,有六次發生在李明博政府上台後,十次皆發生在右派當政時期,顯示保守勢力主政下,媒體與政治權力發生極大拉扯。左派當權時唯一的罷工抗爭發生在金大中總統主政的一九九九年,當時的《統合放送法》無法確立KBS與MBC兩家公營媒體及管理機構的獨立性而引發媒體工會罷工。諷刺的是,執政前作為反對陣營甚至公開支持的金大中勢力在上台之初卻表現出強硬立場,更曾要求媒體應該撤回「非法罷工」才有對話餘地,顯示出不論各政治立場都對媒體掌控或及公共媒體獨立性維護問題存有若干企圖,所幸之後媒體工會與當時的執政黨進行協商並確立相關制度才使得媒體與政府的對立暫告終結,《統合放送法》最終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於南韓國會通過。

自李明博總統於二○○八年就任後最大的媒體爭議莫過於《放送法》的修正案處理問題,這也形成了保守派重新當政後媒體與政府關係緊張對立的導火線,但包括MBC在內的媒體工會最終仍未能阻擋執政黨挾席次優勢於國會強行通過《放送法》。另外,MBC的電視台內的勞資對立也是在這個時刻再度浮上檯面。2010年就任的金在哲社長被MBC工會認為是李明博政府操控媒體的空降打手,工會自此開始展開大規模的抗爭,而由於工會認為金在哲違背先前所做出的承諾持續在電視台內部屬親政府人事,以致無法獲得工會的信任,近年兩次罷工都是衝著金在哲社長而來。自MBC在今年罷工再開後,KBS、YTN與聯合新聞通訊社也合流進行抗爭,亦都與李明博政權的人事部屬和新聞製作干預有緊密關係。

罷工失效? 媒體工會形勢艱困

自MBC歷來十一次罷工能夠看出,面對權力干預媒體的問題,工會在抗爭上扮演關鍵角色,從在組織內要求權利行使以維護報導自由不受干預,到與資方談判甚或直接要求社長下台,罷工已經成為經常性手段。領導南韓各媒體工會的總組織「全國媒體工會」與各媒體旗下的工會支部可以進行串聯或合流壯大談判力量。但自李明博上台後的數次媒體抗爭,卻大多無法順利達到工會原先訴求。「罷工」所代表的體制外號召、資方採取法律行動及其後的懲處、政治與經濟力量對於媒體的干預卻無法充分訴諸體制甚至法律層面解決等再再都是工會進行抗爭時所面臨的難題。

 

專訪MBC前當家主播:「金在哲正在改變MBC的DNA!」

▲MBC前當家主播‧現任執政黨民主統合黨國會議員辛京珉在韓國國會接受記者採訪 (楊虔豪 攝)

「由於公司決策,我要在今天離開這個位子。近一年來,我奉行著自由、民主、制衡當權者,關懷弱勢者並保護他們安全等原則製播新聞,但當權者卻並不想聽見來自媒體的批判,我對此感到沉重和失望,即使在各個角落及各個日子中, 我為無法傳達那些隱藏的問題而感到可惜,但我相信懷抱希望的明日將在某天到來, 雖然還有很多話想說,但我只能講到這裡做為結尾…」      

這是二○○九年,擔任MBC晚間新聞主播的辛京珉在最後向觀眾道別時所作的衝擊發言。他對當局毫不留情的犀利評論為MBC新聞鞏固「批判」的金字招牌,卻也使他成為執政者眼中釘,最後在多方施壓下,被電視台解除職務。之後他打著史上第一位「被解職主播」的封號加入在野黨而踏進政壇,並一舉當選國會議員,在政治上為MBC的老同伴與其他媒體同業發聲。

面對外界兩極評價:「我有原則而非獨斷」

於二○○八年起出任晚間新聞主播的辛京珉,在節目尾聲時都會對時局進行評論,由於批判色彩濃厚,經常成為韓國民眾所討論的話題。有人認為面對李明博的保守政權,辛京珉的存在代表著媒體還有力量能監督政府,但卻也有人對其風格頗不以為然,認為有損身為主播的客觀中立。辛京珉因此成為韓國社會評價兩極的人物。

辛京珉相當清楚自己具有爭議性,表示無可厚非。但他仍堅持自己的立場說道:「我進行收尾評論時是帶有標準的,以若干基準進行批判。因為媒體的其中一個根本義務就是批判,批判時隨便是不行的,批判是要有根據。自己要有基準,而不是任憑自己獨斷發言。能在社會上起某種作用的,包括民主、要合理與有常識等作為基礎。」辛京珉認為若批判的基礎跑錯方向,即為獨斷,他覺得自己會受到爭議出自於社會上對於獨斷與客觀難以用數值衡量。

「政府施壓廣告主要把我弄掉」

辛京珉表示,自他於二○○八年出任MBC晚間新聞主播展現出批判風格後,就開始受到來自各界的施壓,逼迫他封口甚至離開主播職務。其中一個明顯例子是二○○八秋天美國經濟危機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後,MBC廣告刻意被削減的事件。

「當時,經濟危機也帶給韓國影響,廣告數量減少很多。我這樣說,電視台所有節目中,有廣告昂貴的時段,也有便宜的時段,電視台自己也會劃分如黃金時段、A級時段、B級時段等。九點的晚間新聞被劃分在黃金廣告時段中,是很昂貴的。事實上電視廣告是先從低價時段開始抽掉,但經濟危機來臨時,廣告最先被抽掉的竟是新聞時段。詢問廣告主為何廣告會這樣被撤掉,他們回應說是因為經濟困難,市場展望不佳。但我們一小時新聞中原本能放二十四個廣告,當時卻幾乎一個廣告都沒有。」

「KBS晚間新聞因為沒有廣告,SBS晚間新聞時段廣告量則是稍微減少,不至於像我們這樣連一個廣告也沒有。只有MBC晚間新聞時段廣告全部被刻意削除。二○○八年雷曼兄弟公司危機時,MBC晚間新聞的廣告就被異常地削減,現在看來是很奇怪的。」辛京珉完整的敘述當時的情況。

當記者詢問:「那時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嗎?」他則回應道:「當時已經有很奇怪的感覺了,有風聲傳出來。廣告主們雖然宣稱廣告削減是因為經濟困難,但有傳言開始流竄,有廣告介入的風聲,有電視台問題的風聲,連『不把主播給撤換掉是不行的』這種幾近威脅的訊息也出來了。」

進入二○○九年後,韓國媒體中,有關「辛京珉將被替換」的消息甚囂塵上。到了進入夏季的電視台節目總改版,辛京珉就被MBC官方已「提升晚間新聞競爭力」為由撤除職務。辛京珉的被解職引發MBC記者群強烈不滿,連續數日以拒絕出勤的方式表達抗議,但最後仍然無法挽回頹勢,之後MBC新聞開始發生質變,尤其自現任社長金在哲於二○一○年就任後,情況更為糟糕。

金在哲意圖將MBC轉化為政府傳聲筒

辛京珉回顧道:「MBC新聞在我離開後成為重要轉捩點。批判的聲音被封殺,發言批判的記者開始離開,批判報導開始被撤掉。這種作為之後不只是在新聞部門,還擴散到整個電視台。MBC新聞開始轉向注重聲光、內容趨向軟性,流失了很多素質很好的記者。透過人事更動,許多人被調到不重要的部門,有了如此大的轉變。」

「這事情在一年又一年過去之後,已經到連後進記者都忍不下去的地步了。記者們和製作人的自尊心被打擊。而社長換成金在哲之後又更加嚴重,他想把MBC的特色全部消滅,所以記者、製作人還有其他職員們才開始反彈,進行這次的罷工。」

面對記者提問電視台在罷工後將MBC的調查報導節目《PD手冊》的六名編導全數解雇,有弱化節目的批判及揭弊功能的嫌疑時,辛京珉對現任社長金在哲做出強力抨擊:「他正在改變MBC的DNA,最先是把人都換掉,把好的人都給排除掉,把他們都調到不重要的空閒職位,把這些好的人從重要的職位上弄掉。下一步,節目就沒了,用許多方法改變節目編制,把好的節目移到冷門時段。」

「順序大概就是這樣,先把人給換掉,然後改變節目編制,下一步就是讓節目被消滅。現在就是金在哲社長長久計畫中的最後階段了。這次《PD手冊》的編導都被弄掉,最後就是把節目助理們也都砍掉。」辛京珉認為金在哲社長對於MBC的整肅行徑是具有階段性的預謀。

政府插手權力結構  媒體公共化難以實踐

而MBC在今年初開展罷工後,最大公共電視台KBS、有線新聞頻道YTN以及國家級的上游新聞供應鏈─聯合通訊社等媒體也都跟進並串連罷工。辛京珉對這個現象表達了自己的觀察:「這是因為李明博政府上任後,以直接或間接的手段干涉這些媒體的社長任命權。被介入的型態與程序有所不同,但本質都是一樣的。李明博總統任命向其表示忠誠的社長後,這些媒體在新聞編採就任由李明博總統所擺佈。」辛京珉認為,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記者們已經到了極限,才決定開展罷工進行抗爭。這些媒體干預的問題都應該被解決。

而就回到MBC問題上來看,由於其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目前組織方式為青瓦台(總統府)、執政黨、在野黨三方各推薦三名董事所組成。以此構造來看,若要使金在哲下台,則在董事會投票中必須要獲得過半數(五名以上)才能達成。在青瓦臺與執政黨兩方合算即超越過半席次看來,要替換金在哲難度非常高。對此,辛京珉先是對執政黨新世界黨做出嚴厲批評:「在國會會期開始前,朝野兩黨達成協議,共同認知到MBC一百七十日罷工抗爭是相當嚴重且必須要獲得解決的事,所以打算在新一期國會中首先處理,並且從金在哲去留問題先著手。但現在會期都要開始了,新世界黨卻無法遵守原先承諾。」

在接受記者專訪前天,辛京珉才公開踢爆MBC現任董事會長金在祐論文抄襲瓢竊,最後被證明為事實。辛京珉對於金在祐被任命為電視台董事並出任會長感到極為不滿:「金在祐原先是建築業人士,對於媒體事務他不只沒經驗、連想法也沒有。他會成為董事會長是因為和李明博總統有因緣(兩人為大學先後輩),這個人是不配擔任董事會長的。董事會由他出任,只會袒護金在哲,讓他繼續留任社長。」

而MBC董事會的組成,青瓦台加上執政黨六席絕對過半的情況下,不論未來誰當家,MBC都容易受執政勢力控制,「公共媒體」之角色即很難被實現。當記者詢問辛京珉能否同意現在MBC董事會的構成規則,辛京珉回應道:「現在MBC還有包括KBS電視台在內的組織規則,是在一九八七年要求媒體民主化的聲浪下所制定的,但這套制度最後還是考量現實利益,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權力進駐問題。只要結構組織形成,無論什麼情況執政勢力都過半,什麼事都能隨心所欲地進行,這制度就是現在的問題所在。因為這個制度,現在的媒體民主化反而無法實踐,所以必須改變。」當記者追問:「那麼有改變的機會嗎?」已成為國會議員的辛京珉表示:「有的,現在新國會就在進行了。開始從法律上作業,也在研商具體的程序,可能會新擬定一套新的制度,目前會參考歐洲媒體發展的方式來規畫。」

媒體健全與否 工會組織成關鍵

韓國媒體抗爭運動向來都是由媒體工會發動,但反觀台灣,目前媒體界相關工會組織缺相當缺乏。當記者向辛京珉比較兩國不同的情形時,他首先強調媒體工會角色之重要性:「媒體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對政權作出批判,而事實上媒體內部也要接受批判才對,為維護媒體原本進行的社會批判與自清機能,媒體內部就不應受到干預,媒體內部也必須要有能批判自身的聲音,媒體工會就是實行這種機能的角色。」

辛京珉並表示:「工會在一些情況下會逾越了程度,會有發展成掌握權力的狀況,工會勢力變大,工會自己變成掌握權力的情況是有的。」他認為韓國在近十年來媒體發展過程中就有很多次這樣的經歷。相較於媒體自身而言,工會的權力過於龐大,因此招來批判。「讓工會越權也是不行的,工會是要在媒體內部發揮擺脫干預與批判的機能。從各個不同的光譜觀之,工會必須是站在某個線上,這是從韓國的經驗中看出來的。當媒體工會角色被弱化,就代表媒體內部不民主了。但若媒體工會如果勢力過於龐大,就會掌控權力,最好是兩種情況都不要發生。媒體若能實踐查證與批判功能,那麼工會就要健全地在自己的角色上發揮正確的力量。以這個觀點來看,媒體工會絕對有存在的必要,而牽制工會就是電視台職員能做的事。」

他並對台灣媒體缺乏工會組織存在的情況表達遺憾:「台灣媒體沒有工會,是非常不幸的事。最後連國民、閱聽眾都受影響。很明顯,當媒體犯下錯誤時,甚麼話都沒辦法講。媒體與權力結合的話,媒體若和特定的集團結合,媒體內部甚麼話都不能說,會變成在媒體經營者亂搞時,內部卻甚麼話都不能說的狀況。」

辛京珉認為,自李明博政權開始,媒體工會的處境相當艱困,等同韓國民主發展受阻:「現在韓國媒體正被弱化,對此我相當憂心,雖然希望最終能有好的結果,像今年這樣很多電視台都罷工的情況,若最後不是好結果的話,對韓國民主化發展將是負面的。」

 

 

專訪MBC工會委員長:「既得利益者畏懼公正報導!」

▲領導MBC職員進行罷工抗爭的工會委員長鄭泳夏於MBC電視台總部接受記者採訪。(楊虔豪 攝)

為捍衛報導自由,作為MBC工會委員長的鄭泳夏領導電視台職員們進行一連串抗爭。在罷工暫告中止,勞資雙方仍處於對立時期,鄭泳夏於MBC電視台內接受記者採訪。他對抗爭背後的政治背景與工會組成的脈絡做出具觀點的說明,對於台灣的學者與學生反旺中抗爭運動也發表了看法…

罷工抗爭 主管機關有責介入

記者首先向鄭泳夏詢問在政治上以及媒體事務主管機關,包括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以及管轄全國傳媒的放送通信委員會皆將MBC的罷工歸咎於單純勞資紛爭而不願介入處理之看法。鄭泳夏劈頭就以「這是不像話的事」表示內心不快。隨後道出了他無法同意如此說法的原因:「放送文化振興會因為持有MBC股份,他們可以直接選舉MBC社長,而放送文化振興會理事們是由放送通信委員會經政黨依國會席次比例與青瓦台提名任命的,所以國會及青瓦台是不能逃避的。」鄭泳夏認為,以現行法規特性來看,國會、青瓦台、放送文化振興會與放送通信委員會都是與選任社長有關。「選了如此一個社長讓我們陷入如此艱困的情況,這社長明明有錯誤之處,他們竟然還以『我不知道』為由行使緘默而不願負責,這我無法同意。」

而由於總統大選即至,鄭泳夏認為現在依然持續的媒體抗爭必然會對選舉造成影響。「但罷工在七月中旬暫告中止,我們現在也還沒能跟電視台方面進行協商罷工所帶來的職員懲戒與解雇以及各種不公平待遇問題。而罷工後經過兩個月,原先朝野達成的共識仍然無法被履行,當約定無法被實踐時,我們再啟罷工,一定對大選局勢產生變數。」他又稱:「不過『罷工會影響選舉所以不應進行』是說不通的,因為這是我們和國民所約定好的。錯不在於我們,而是在經營層。因為金在哲有錯誤,所以我們要求他下台。」

狂牛病報導激怒政府 鄭闡述MBC立場

記者將問題轉向引起李明博政權對MBC不滿的導火線─二○○八年美牛風波時,MBC調查報導節目《PD手冊》所進行的狂牛症報導事件。該節目透過播送農場牛隻倒地的畫面引發社會熱議,間接促使萬名群眾進行反政府燭光示威,要求政府對美牛問題表明立場。但由於影像畫面並無法證實牛隻為感染狂牛症,而引起保守媒體指責MBC報導誇大及虛假報導爭議。李明博政府也直接控告MBC製作單位。頓時又再度激起政府箝制新聞自由的討論。

面對狂牛症報導爭議,鄭泳夏認為報導主軸是要批判李明博政府在通商外交上的交涉權無法施展。他回應道:「《PD手冊》所摘示的情況是,政府為什麼突然對美國提出的要求中止協商而全盤讓步。盧武鉉政權時認定因為美國牛支具狂牛症風險,從美國輸入牛肉還需要慎重考慮,總統換成李明博之後甚麼也沒講立場就變了。突然講說『美國牛肉沒什麼好不安的』、『有沒有狂牛症不是問題』,但四個月前,盧武鉉政府還表示『危險性還很高』、『需要進行檢證』…」鄭泳夏認為,輸入美牛關係到國家主權問題,而執政者沒有將過程透明化,讓國民無法理解之外,還將過錯推給前任政府,而MBC的立場就是政府應該維護主權。

「揭示這問題的MBC被講說是『偏頗』、是『不公正報導的推手』而受到撻伐。但法院對MBC的報導已經做出無罪判決,我們已經被認定為具正當性了。那為什麼還要我們道歉?難不成現行法律是有錯誤的?」鄭泳夏回應道。

保守勢力猛攻 鄭:「既得利益者畏懼報導公正」

面對保守政權與媒體對MBC的不友善,鄭泳夏言辭犀利地發表看法:「以李明博為首的保守勢力是在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才指責MBC是偏頗的電視台。為什麼保守勢力會討厭我們?因為他們最討厭將其錯誤公諸於世的人。現在朴正熙前總統的女兒朴槿惠競選總統。朴正熙總統時期,他周圍的人都是經濟條件很好的人又行為不正,實踐公正報導對於這些既得利益者而言是最可怕的,他們無法忍受原有的金錢、名譽與利益被抽掉。力行公正報導的電視台是不會讓這些事受遮掩的。」

鄭泳夏並將MBC定位為既非偏向保守亦非偏向進步勢力的公共媒體:「保守派媒體會視情況壓制這些事情,進步勢力傾向的媒體就不這樣做,但這樣我們並不代表我們就是進步派的媒體,我們和保守與進步勢力無關,進步勢力有錯誤我們也毫不掩飾地批判,因為我們報導的是我們認為國民應該知道的。這對於保守派來說是最可怕而且最討厭的。」鄭泳夏更反面指責保守派報紙與現政權沆瀣一氣:「像朝鮮、中央和東亞日報,對自己維護的立場有錯誤的地方,用指責他人偏頗的方式來擾亂社會,這樣就能隱藏自身的問題。軍事政權時期就是如此,當時電視台報導也是這樣,高階官員、部會長官、總統,他們的不法行徑能不被講出來就是最好的。我認為現在保守勢力就想要在重回那個情況。」

鄭泳夏對比前任的盧武鉉政府與現任政府對於媒體態度的差別。他表示,盧武鉉政府時期,會指責電視台報導內容有問題,但只要確認報導的東西是事實,就不會與以阻擋,這點盧武鉉政府是有認知的。「但現在李明博執政後,包括四大江工程疏失問題,透過空降社長阻撓讓這些報導無法播出,這種情形已經好幾次了。盧武鉉時期從沒有過電視台社長會阻擋節目播出的案例。」

自省缺失 韓媒記者紛組工會

而鄭泳夏也與記者談論起韓國媒體工會的歷史脈絡。他表示,在韓國,報紙與電視台,除了朝中東三大報之外都有工會積極運作。這些媒體並不是因為薪水少而設立工會,而是存在不公正報導問題才設立工會。報紙與電視台的工會都是順著一九八七年民主化抗爭風潮蜂擁而起的。

鄭泳夏敘述了MBC組成工會的緣由:「由於在韓國勞動界,相較於其他產業,韓國的媒體工會組織是最晚成立的。媒體內若產生問題或紛爭,各種立場聲音應該要呈現出來卻徒勞,在八七年民主抗爭時,包括MBC電視台在內的攝影記者在採訪現場被驅趕,電視台車輛被砸,遭到責難,群眾要求MBC滾蛋或要求對民主運動進行報導,因為這樣,當時記者們進行反省,認為應該揭示問題,決定要成立一個組織。」

「當時首先組成記者聯會,發表聲明要力行報導公正,但只有記者進行活動,力量太小,因為記者聯會畢竟還不是政府所認定的團體,但組成工會的話就具有法律效益了,這樣一來就不會有被視作利敵團體之疑慮。所以就以記者為中心(包括電視台其他部門)組織成工會。所以工會會弄起來,第一任務就是為了實踐公正報導,這是韓國媒體工會的特徵。」

記者須回頭檢視工作環境與閱聽眾反應

而當記者向鄭泳夏談到九月初在台灣,為反對旺中集團的新聞操作與媒體壟斷,學者與學生自發性的上街示威之事,在經過記者與鄭泳夏說明學生抗爭的背景之後,他選擇站在以新聞工作者主動自省的觀點發表看法:「在台灣,包括新聞科系的學者與各大學學生們對於媒體湧現不滿聲浪,我認為是因為媒體自身陷入墮落的深淵,他們看見了媒體的自省與自清機能逐漸喪失。在病狀還輕微時,去醫院就能治療,但若時間拖太久,病入膏肓就難以治除。台灣媒體似乎不願聽取知識階層提出的建議。」

鄭泳夏再度強調,MBC建立工會的理由,就是因為媒體內已經喪失自省與自清機能。他舉出韓國在八○年末期,新聞扭曲現象比MBC更為嚴重而惡名昭彰的KBS電視台例子說明:「當時KBS要進行採訪通常都會因為大家對其有扭曲報導的印象而被拒訪。在這之後的現在,大家也開始對MBC產生報導不公正的評價,若我們無法自重,以後國民也會對我們翻臉的,因為這樣所以才開展罷工。」

基於記者主動反省而組織工會進行實踐報導公正而抗爭的立場,鄭泳夏認為媒體工作者有迫切需要回頭檢視工作環境以及閱聽眾的回應:「我認為,台灣的知識階層都已經揭示了這問題,若媒體自己還不反省,那麼像光州市件時民眾縱火焚燒MBC光州支部的事情就會發生在台灣媒體上。」

 

聽聽不同聲音:「我反對MBC罷工!」

▲成均館大學新聞放送學系教授權相禧接受記者採訪,提出反對MBC以及其他韓國媒體罷工之觀點 (楊虔豪 攝)

MBC工會為捍衛報導自由開展罷工引發其他媒體跟進串聯並獲各界聲援。但媒體抗爭並非沒有反對聲浪。長期以來,「罷工具有政治意圖」之質疑同時存在。記者在首爾採訪到以研究媒體變遷與電視新聞聞名的成均館大學新聞放送學系教授權相禧,對一連串媒體抗爭提出了不同意見。

由於八○年代韓國社運與工人運動是向右派保守政府進行抗爭,致使許多工會組織至今仍有濃厚的左傾色彩。包括韓國各電視台的媒體工會以及統轄並領導韓國各產業工會的上級組織「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在政治上經常都倒向進步勢力。另外此次MBC罷工也再度引發政黨交鋒,在野陣營不斷抨擊執政黨意圖箝制媒體,心懷不軌。執政黨卻也反擊罷工是為讓在野陣營獲得好處,具有特定政治意圖。

成均館大學新聞放送學系教授在一受訪時就劈頭表示:「我反對MBC罷工!」儘管是基於抗爭與政治的緊密連結,但其論事立場卻也是從媒體公共性的角度出發。

罷工與「公眾」、「公共性」之脫節

現在韓國有兩家公共電視台(KBS與MBC)還有一家民營電視台(SBS),權相禧首先闡述公營媒體的核心是公眾利益,而MBC、KBS以及YTN(有線新聞頻道)都稱發動罷工的原因是為了『守護媒體公共性』,以確保電視台內部的編制權(決定節目類型、主題、時段)與編輯權(決定節目內容)的獨立為主軸。他以此次MBC罷工的背景進行分析:「談到編制與編輯權,電視台的經營階層與社長等人在內施加影響力的可能性很高,當新聞團隊與經營者在節目製作意向上無法切合時,就會發生矛盾,因而激起罷工。」

但當記者反問,若依據此邏輯,為何還反對MBC罷工時,權相禧回應道:「我個人認為,現今韓國的媒體自由,特別是電視台內的編制與編輯權,尤其是獨立與不可侵犯等,某種程度上已獲得保障。問題是勞資矛盾中,比起為守護公共性而爭取編制與編輯權而罷工,勞資雙方,尤其是職員與社長之間,已轉變成政治性的衝突,這種情況已顯現出來。」權相禧表面上同意罷工的訴求質是維護公眾利益。但他隨後又說道:「可是當講到『公眾』,MBC的那些人並不代表『公眾』,一般閱聽者才是公眾吧? 『公共性』的判斷是透過閱聽眾,勞資衝突與罷工是沒有能力維護的。所以公共性守護須靠閱聽眾自身。到頭來,勞資矛盾產生罷工,說是要導因於公共性低落,應該要向上提升,這就不成理由了。」

罷工時機使公共性訴求被稀釋

權相禧又將罷工行為與政治意圖做緊密連結。他表示:「實際上,MBC工會並不是為了維護公共性而開展罷工,而是因為政治上存有矛盾。連同MBC在內,KBS和YTN等媒體的罷工,是韓國政治的潮流,型塑在政治脈絡當中。」權相禧又以罷工和選舉活動做連結來佐證觀點:「如果說是要維護公共性,那就沒必要還要選在國會選舉時進行罷工了不是嗎?應該要在更早之前、甚或在社長被選任時等非政治活動期間就要開展,長時間不罷工,等到了國會選舉才來弄,『為了守護公共性』這個原始的訊息就會被稀釋。」

儘管認定罷工具有濃厚政治成分,但在記者詢問權相禧目前韓國公營媒體制度有無需要改變之處,他也直接點出目前電視台勞資矛盾的根本原因是所有問題被政治集團委任處理:「包括委任總統與國會議員進行作業,如此選出來的電視台社長的行事作風就會因此而被更動,在野黨提出他們的人進入電視台,執政黨也選擇擁護自己的人擔任社長。現在該做的就是讓選任社長的機制不要那麼具政治性,選擇專門的、更正的人擔任社長。如此,電視台本身的支配結構就必須要改變,否則到頭來罷工就會成為不可避免的事情。」權相禧點出目前韓國的公營媒體經營層選任制度上仍充滿濃厚的人治色彩。他認為,如何改變現今的構造就是當下核心問題。「因為若變成政治性的支配結構,那麼無可避免必將產生矛盾。」

 

MBC罷工抗爭 平面媒體報導差很大!

▲韓國的報紙對於MBC罷工抗爭的報導有相當大的差異(圖片引自MEDIAPEN)

韓國平面媒體對MBC罷工的相關報導與議論也有鮮明的分野,數家全國型報紙由於政治傾向不同,對於媒體抗爭議題,在立場及報導篇幅上都存在極大差異。而記者對近八個月來韓國各報對MBC罷工的報導與評論進行統計分析後有了耐人尋味的發現…

韓國平面媒體向來也存在明顯的政治立場分野。台灣人所熟知的朝鮮、中央、東亞三家最大報紙(俗稱「朝中東」)一直有濃厚的保守傾向,對於李明博政府較為友善,而左派代表刊物韓民族新聞以及京鄉新聞則導向進步勢力,強烈批判右派政權。

MBC罷工 報紙立場迥異

從下面記者所截錄三家全國型報紙發表對MBC罷工的社論就可以看出端倪。親保守派(右派)媒體向來認定「罷工具有政治意圖」、「虛偽的政治性罷工」,嚴厲抨擊在野黨與媒體工會掛勾,在選舉之前透過號召及串連抗爭為在野黨獲取政治利益,這一直是朝中東三大報的既定主張。保守媒體認為,執政者將親政府人士安插進電視台管理階層並不是只有在李明博時期才存在,金大中、盧武鉉總統等進步勢力執政時也有相同問題,所以「維護公共性」不能做為藉口。

 

但若打開《韓民族新聞》與《京鄉新聞》兩家左傾媒體,面對媒體抗爭的立場就截然不同。這些進步傾向的報紙大多認為,自李明博執政後,媒體報導自由受到嚴重侵害。執政者透過安插「空降社長」進入各電視台,意圖削減媒體對政府的批判力道,並且指使進行扭曲與迎合政府方面的報導。政府對於媒體自由的箝制向來是左傾媒體強烈批判現執政者的素材。

而中間偏右的《韓國日報》儘管有些許保守派色彩,未迴避罷工不脫政治的疑慮,而對於李明博執政以來屢次施以人事壓力干預控制以及公營電視台腐舊的權力結構與選任制度卻也能不留情面的批評,指出體系因素應該要予以修正、朝野須盡早達成共識,並冀求勞資雙方應透過對話解決爭端。在數家全國型大報中是少見立場較能兼顧的媒體。

媒體抗爭 三大報壟斷市場卻普遍噤聲

另外,當記者將今年一月中旬罷工還未開始前MBC記者群對不公政報導現象與報道本部長所進行的不信任投票與記者拒絕新聞編制抗爭到至九月四日罷工結束後高層對電視台內進行整肅與勞資對立共七個半個月期間,韓國各家全國型日售報紙的相關報導與評論篇數進行統計,並將各報發行量進行對比後有了耐人尋味的發現。


 

首先,在引用自韓國發行部數公查機構(ABC)二○一一年底所公布的各報發行量數據可以發現,保守派的朝鮮、中央與東亞三大報就已經佔據了日售報紙市場超過六成的銷量。但七個半月來,這三家報紙對MBC罷工抗爭的相關報導與評論都在三十則以內。左傾的《韓民族新聞》與《京鄉新聞》的報導份量卻是朝中東各報的五到六倍之多,篇數都超過一百五十則,平均每一到兩天就會有一則相關報導。連朝中東三大報在抗爭進行期間,大約每十一天才會有一則報導或評論見報,三大報的篇數總和都還遠遠不及韓民族或京鄉。而中間偏右的《韓國日報》報導份量則居於極左與極右報紙之間。

將報紙發行量與對MBC罷工議題的報導與評論篇數進行對比,可以發現發行量越大、右傾立場越深的報紙,有關MBC抗爭相關的新聞則數就越少。儘管面對媒體抗爭立場相左,但壟斷市場的三大報紙對抗爭相關報導與評論篇數處於極少現象,已初步顯示保守派報紙刻意迴避媒體抗爭議題。當MBC抗爭進行得如火如荼、並引發KBS、YTN與聯合通訊社等跟進串聯成史上最大規模的媒體罷工時,這些保守派報紙與李明博政府及執政黨站在相同立場,淡化處理媒體問題,一定程度上削減了韓國媒體罷工抗爭在社會上的能見度。而另一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朝鮮、中央與東亞三大報由於資本與獲利雄厚,紛紛開設華語、日語及英語版本的報導網站,並成為海外讀者獲取韓國資訊的重要管道。但當罷工開展而造成許多向外輸出的電視台藝能節目停播引起國外關注時,這些保守派媒體的噤聲導致海外閱聽眾無法理解停播原因以及電視台所存在的媒體箝制或勞資爭議等問題。

 

媒體抗爭與政治:總統大選成最後關鍵!

▲包括MBC、KBS、YTN與聯合通訊社工會以及全國媒體總工會成員聚集在執政黨新世界黨總部抗議朴槿惠陣營刻意忽視政府的媒體箝制

罷工暫停後,資方整肅大幅削弱工會抗爭力道,參與抗爭的電視台職員只能要求朝野對媒體問題表態,電視台職員希望,接下來的總統選舉可以成為壓垮媒體黑手的最後一根稻草…

罷工後 MBC抗爭陷入僵局

在罷工後,MBC高層一連串的整肅行動,包括將記者強制調動以及撤裁攝影記者部門等行徑,已經大幅削弱工會的抗爭力道。工會雖然仍在街頭號召民眾支持媒體抗爭,但從年初罷工開始時的主動抗爭姿態變成罷工暫停後處處應付電視台高層的各種施壓,工會實際上已經處於弱勢。

另一方面,MBC的主管機關,包括董事會「放送文化振興會」以及管轄國家媒體事業的「放送通信審議委員會」立場一直相當消極。面對十月以來金在哲數度技術性迴避出席放送文化振興會與國會分別舉行的意見聽取及勞資聽證會,主管機關一直無法提出處理對策。放送通信審議委員會常任委員由於組成比例同樣存在朝大野小(三隊二)的局面,致使媒體抗爭相關問題同樣由保守勢力壟斷而窒礙難行。

在放送文化振興會於十一月初再度否決在野黨提交的金在哲社長解任案之時,MBC工會舉行成員總會議決通過將再度開展罷工,工會宣傳局長李容馬表示:「由於目前情況變動性很大,罷工再開的時間點還要慎重地決定。」但至今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根據MBC職員私下向記者透露:「由於大家的處境實在太過艱難,罷工是不會再起的了。」長達半年之久的罷工,參與抗爭的職員數月未領薪資,造成經濟壓力,罷工造成電視台營運困難以及員工自身無法溫飽的兩面刃使得工會儘管做出罷工再啟之決議,卻無法逕自公布時間點。

面對媒體問題 在野黨熱 執政黨冷

面對緊接而來的韓國總統選舉,MBC罷工問題引起其他媒體串連抗爭也成為各候選人不能夠再迴避的問題。民主統合黨候選人文在寅及已宣布退選的前獨立總統參選人安哲秀對此都積極表態。安哲秀於十一月初曾經閃電造訪MBC電視台,拜會工會高層。安哲秀當時稱:「金在哲社長應該下台,李明博總統與朴槿惠候選人不能繼續袒護金在哲。」而另一方面,文在寅也透過曾任MBC當家主播的民主統合黨國會議員辛京珉提出媒體改革相關政策,呼籲訂定「金在哲防止法」 ,對電視台權力結構制度進行革新,防止未來任何政治勢力得到政權後箝制媒體的作為。而改善MBC問題已作為在野黨的政見,出現在文在寅的電視競選廣告中。

相形之下,執政黨與朴槿惠陣營對媒體議題態度顯得相當迂迴。朴槿惠僅在MBC罷工時,面對記者提問許多職員參與罷工而遭到懲處之意見時回應:「對此我感到遺憾。」之後就再也沒有發表看法。

 

今年九月,包括MBC、KBS、YTN與聯合通信社工會在內的全國媒體總工會曾聚集在執政黨新世界黨總部前(如上頁首圖),全國媒體總工會抗議李明博政府就任五年來打壓言論自由,並對新世界黨下屆總統參選人朴槿惠進行嚴厲批判。媒體工會認為,代表執政黨出馬競選的朴槿惠一直對媒體與報導自由箝制問題沉默不語。

KBS製作人出身的全國媒體總工會委員長李康澤(音譯)當時更在新世界黨大樓前怒斥:「朴槿惠候選人對於媒體的慘況一句話也沒說過。實際上,她默認並繼續幫助李明博政權掌握媒體,要營造一個像她爸爸一樣的黑暗世界。」媒體工會高層皆憂心,保守勢力若繼續執政,則媒體自由將無翻身之日。他們指稱朴槿惠與其父親─已故的獨裁總統朴正熙沆瀣一氣,懷有掌控媒體的『世襲』企圖」。

而就在近日,主管媒體事務的韓國放送通信審議委員會常任委員楊文錫(音譯)公開指出,在放送文化振興會討論解任案時,青瓦台與執政黨總統參選人朴槿惠陣營都曾通電給執政黨推薦的董事進行施壓,阻撓撤換金在哲。並表示因電視台抗爭問題無法解決而辭退常任委員。 楊的發言顯示韓國公營媒體的權力結構仍脫離不了政治干預的現實。

▲放送通信委員會常任委員楊文錫踢爆
青瓦台與朴槿惠陣營施壓MBC董事會要求阻止撤換社長引起熱議。(照片引用韓國電子新聞)

MBC高層密室協商民營化問題引爭議

今年十月中旬,左派報紙《韓民族新聞》刊載獨家報導,指出MBC宣傳計畫本部長李真淑前往電視台股東「正修獎學會」密會理事長。兩人除討論將讓MBC電視台於明上半年上市問題的民營化計畫外,更私自商討讓正修獎學會拋售MBC股份,計畫以這些售股獲利推動地方大學生入學登錄金半價支援及老人福利事業。

「正修獎學會」是MBC除了放送文化振興會之外的另一股東,但該組織與其資金是於獨裁總統朴正熙於六○年代在任時其透過政治力量而被強制羅織,現金獎學會的幹部與高層也都和朴正熙及軍方或保守派系的政治人物有相當緊密的關係,因而引起許多人譏諷該組織為「保守派的贓物」。執政黨總統參選人朴槿惠更於一九九五至二○○五年間擔任該組織的理事長,故MBC問題又再度引起爭議。

朴瑾惠出面回應表示自己已非獎學會理事長,所以問題與他無關。但在野陣營民主統合黨卻緊咬不放,抨擊保守勢力意圖私通推動MBC民營化,並指責朴槿惠刻意迴避爭議,要求將此問題排入國會的國政調查議程。MBC工會也發表聲明稱,民營化問題應由社會大眾共同決議,而民營化方案竟在大選重要時機發布,以對特定候選人(指朴槿惠)形成有利氛圍。工會並懷疑金在哲社長有意與執政黨方面示好給予支援以為自身獲得利益之意圖。因為若非金在哲的屬意,就不會派人面會股東討論MBC民營化。

將MBC民營化是現執政黨新世界黨主張的媒體政策之一,保守派媒體有認為,透過讓MBC民營化,則政治力量干預社長選任以及媒體箝制之問題就不會存在。但媒體工會擔心,萬一身為公共媒體的MBC民營化,最終其股份將落入向來與保守勢力有密切關係的企業主與大財閥手中,最終干預媒體自由的問題將會更加嚴重。

大選將成抗爭最後一根稻草

面對目前工會抗爭力量趨於頹勢,接下來的總統大選儼然已經成為MBC職員們期盼壓垮媒體黑手的最後一根稻草。在主管機關及政府單位都無法充分解決勞資爭議與對立的情況下,「面對政治」自始至終仍是領導抗爭的MBC工會不得不選擇的道路。

事實上,在今年四月國會議員競選間,MBC工會就已密切將罷工抗爭與政治結合,公開打出「選舉是為執政黨進行審判」的訴求。未料選舉結果,執政黨新世界黨仍在國會小幅過半。

在媒體與當權者對立不脫政治的框架下,MBC工會學會以一連串政治語言與操作手法推展罷工並進行抗爭。在罷工進行近半年後,他們卻天真相信國會所達成的共識以及董事會能夠如期所願撤換金在哲,如此判斷不得不說是個失誤,但在工會成員皆已精疲力盡、訴求卻仍無法達成下,工會宣告罷工暫時中止以及寄望新的政治氛圍改變一切,或許是為自己找台階下,謀求一個「看似華麗」的結束,但實際上卻顯示出罷工作為突破政府箝制言論自由的抗爭手段已經失去效用。

如今,罷工暫告結束,但媒體工會處境卻更加艱困。由於社會力量的凝結與響應隨著罷工中止後全面潰散,出於MBC工會自主發動的抗爭儘管透過強大組織力與號召力成功吸引民眾目光獲得聲援,但以社會運動的格局來看,媒體抗爭未能在民意一方同時形塑成對等於工會的組織力量在市民社會間推展運動,致使執政勢力至今仍以「罷工具特定政治目的」為由予以反擊或消極應對。寄望著總統大選或能扭轉局勢的MBC工會以及期盼恢復媒體公共性與報導自由的新聞工作者們,在面對選舉結果將如何因應以及未來將以何種方式突破目前運動困境仍是極大挑戰。 (完)

 

我要分享這篇正式報導:
贊助進度
募款已截止
募得金額10%為平台行政處理費
募款已達成!
目前已有0人贊助
已募得$0
募款總金額$0
尚缺$0
0%
0%
提案人
提案基本資料
報導完成形式:
分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