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條例即將落日 莫拉克災後五年追蹤報導

8/29莫拉克重建條例將劃下句點,五年重建完成多少?災區居民能否走出自己的路,還是茫然不知何去何從?

莫拉克災後重建特別條例落日 重建區居民生活挑戰才開始

我要分享這篇期中報告:

進度:所有採訪與文章報導皆已完成,已可進行正式報導。目前期中報告先刊載已完成的部分作品。
採訪團隊

上下游記者汪文豪、世新廣電四侯奕丞、台大公衛四蕭汎如、台大公衛四盧恩萱、輔大企管四劉慈愛

沿著省道台21線的聚落,是莫拉克風災的重災區。五年前的災後記憶,仍歷歷在目。圖 / 汪文豪攝影

杉林大愛 人口外流 居民:安居不樂業

文/上下游記者汪文豪(世新廣電四侯奕丞協助採訪整理)

莫拉克風災發生屆滿五週年,伴隨著推動災後重建所制定的「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已於2014年8月29日畫下句點,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推動委員會也將解散,與災後重建的各項相關事務也將回歸相關部會與各級政府單位接續辦理。

相較官方單位以辦喜事的心情細數過去重建成果,重建會執行長陳振川自豪莫拉克災後重建模式可以套用在高雄工安氣爆事件的災後復原,這些話聽在重建區永久屋居民的耳裡,可說五味雜陳,心情複雜。

五年過去了,莫拉克災後重建看似大功告成,災害的記憶也逐漸被一般人淡忘,但重建區居民的生活新挑戰,未曾稍歇。

「我們園區就業機會少,留不住年輕人,只剩老人與小孩『安居』,丈夫都到外地打工,婦女只能靠勞動部的培力就業計畫領最低工資度日,期待一個完整的家是多麼不容易,」來自高雄六龜的居民許秋香談到遷入杉林慈濟大愛園區永久屋的生活,不禁苦笑說道。

從省道台21線開車轉進高雄市杉林區的慈濟大愛園區,目光會先被一對身著藍上衣、白長褲的慈濟志工攙扶災民的塑像給吸引,大愛路兩旁分隔島散布著曾引發爭議的「大愛石」,石頭上表彰慈濟精神的字跡已見斑駁,似乎述說著風災正逐漸被淡忘。

根據行政院莫拉克災後重建會的介紹,杉林大愛園區是慈濟基金會援建,災後興建速度最快、安置戶數最多的永久屋基地。基地不但鄰近永齡有機農業園區,基地內國小、活動中心、教堂、商業中心與原民文化廣場等設施一應俱全,關照災民居住、生活、就學、就業、產業及文化傳承等需求,是可以讓世代發展的「彩虹永續社區」。

對比官方文件用字充滿朝氣與希望,入住杉林慈濟大愛園區永久屋的居民可未必有相同感受。

杉林大愛園區裡強烈的慈濟意象。圖 / 汪文豪攝影

就業機會不足 人口外流嚴重

許秋香說,缺乏就業機會是這裡最大的問題,無論在大愛園區或是整個杉林區,工作機會難尋,青壯人口都被迫到外地打工就業,只剩下婦女、老人家與小孩。所幸大愛國小與杉林國中臨近園區,對家長來說,孩子就學還算方便。

目前園區裡的工作,大多是靠勞動部的培力就業計畫以勞基法最低基本工資水準提供就業機會,參與人大多為婦女或年長者。如果培力計畫補助結束,工作能否維持下去,也沒有人能說得準。

在地的社區報紙「擁報杉林」發行人傅水招,曾經為了大愛園區的公共事務要探詢居民態度,挨家挨戶拜訪並徵詢連署意願。大愛園區共有1006戶,她估算常住在園區裡的住戶,大概只有七成左右,絕大多數是婦女、老人家與小孩。

「園區內一條巷子大約有二十戶,有年輕人常住的只有兩戶。年輕人待不住,連帶影響小朋友長大後也會離開,」本身也是居民的高雄市築夢新故鄉文化產業發展協會總幹事李長諭說,大部份年輕人都到外地工作,假日才會回來。

他擔憂,園區無法提供充分的就業機會,孩子長大後也只能到外地工作定居。當人口外流嚴重,久而久之,當初花大筆重建經費興建的大愛國小將可能招不到學生面臨廢校危機,園區變空城,永久屋也將淪為空殼子。「那當初花費的大筆善款,不就白白浪費了,」李長諭說。

老家原本在甲仙的李長諭表示,像他這樣留在大愛園區發展的年輕人算是鳳毛麟角,因為光靠勞動部培力就業計畫補助的薪資水準,過得很艱困,還必須靠妻子出外上班的收入維持家庭。他留在大愛園區,希望透過微型創業的方式,找尋讓年輕人留下來的動力。

擅長農產品加工李長諭與另一位擅長烘焙的夥伴透過協會向高雄市原民會申請經費,在大愛園區內建造了一個柴燒pizza窯,希望結合杉林地區的在地食材烤披薩或做麵包。這座柴燒窯產能一天可以做到上百片披薩,不過放眼整個大愛園區,年輕人口稀少,消費力有限,水果披薩的消費市場,還得努力開發。

高雄市築夢新故鄉文化產業發展協會總幹事李長諭說,大愛園區無法提供充分的就業機會,人口外流嚴重,他希望透過微型創業的方式,留住年輕人。圖 / 汪文豪攝影

撥交農地一延再延 讓高雄型農有苦難言

遷入杉林大愛園區的居民,絕大多數職業是農民。他們的農田在原居地有的遭遇土石流掩埋、洪水沖走,或是因位處安全堪虞區域而遭政府強制徵收。然而,遷入大愛園區永久屋居住,政府允諾提供的農地至今一再延宕,讓有意願務農者,無地可耕。等不到耕地的農民,不是轉業打零工,就是勉強租地耕種,咬牙苦撐。

經營「KO養生瓜瓜農場」的大愛園區居民柯璧豐,目前是高雄市農業局推動「型農培訓菁英班」的成員。他回憶,災後政府輔導居民成立「大愛園區蔬菜產銷班」,原本承諾會撥付每名班員兩分地的田耕種,除了可以自給自足,也可以在旗山天利農產運銷合作社輔導下進行銷售。

柯璧豐說,後來永齡有機農場成立,承諾會培訓蔬菜產銷班員從事有機農業。但居民後來發現,永齡有機農場採取農企業經營的方式,與居民想要經營家庭農場的需求不太一樣,居民到永齡有機農場只是淪為打工。因此產銷班員又向行政院莫拉克重建會與高雄市政府爭取可否另外租地提供班員耕種。

經過協調,政府同意在國道10號旗尾端附近租用台糖土地19公頃,提供大愛蔬菜產銷班的班員耕種。但這塊土地從政府允諾租用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交付。由於公部門說要交地的時間,從前年底、去年中、去年底、今年初、今年中到今年十月底,一延再延,許多班員早已放棄務農轉業,目前產銷班只剩下十多位班員在苦等。

在這段三年多的等待期,柯璧豐沒有閒著,除了報名農委會不同地區農改場推出的農民學院課程學習耕作技術,也報名高雄市農業局推出的「型農培訓班」學習如何行銷農產品。自己同時也在杉林地區租用農地,以友善耕作的方式種植瓜果。

雖然重建會已向台糖租地規劃「幸福農園」,提供園區每戶居民20坪的土地自行耕種,但柯璧豐說,如果要靠務農維生,耕種面積必須達到一定的規模才有經濟效益。20坪太少,向外租地又得面臨地主可能隨時要求收回農地的不確定因素,讓他不敢貿然投入農業設施擴大生產。他很希望政府能夠信守承諾,盡快撥交旗尾端的農地讓他能夠擴大面積與投入設施進行農業生產。

58年次的柯璧豐原本在中國大陸經營機械貿易公司,維修機械服務台商,十三年的歲月累積了像是鴻海、可成等大客戶。但2009年莫拉克颱風造成八八風災,重創了位於高雄縣杉林鄉火山橋的老家。

柯璧豐說,老家原本有三塊私有農地,一塊被洪水沖走,另外兩塊又因政府將火山橋一帶劃入「特定區域」,以國有地的價格強制徵收。由於政府在徵收土地的過程中,未尊重民眾表達的意見積極溝通,父親在面臨天災損失以及政府強制徵收的連串打擊下,抑鬱成疾,2011年腦神經受損成為植物人,臥病在床至今。

身為家中長子,為扛下照顧父親的重擔,柯璧豐結束了在中國大陸經營十三年的事業,回來台灣。為能就近照顧父親,柯璧豐全家也搬入杉林慈濟大愛園區永久屋居住。

回台生活,柯璧豐的事業可說得從頭開始。由於遷入杉林大愛園區的居民半數以上原先務農,加上當時政府承諾要租用台糖土地提供災民耕種,輔導災民成立「大愛園區蔬菜產銷班」,柯璧豐心想自己出身農家,在杉林務農也便於照顧家庭,因此加入產銷班成為班員。雖然出身農家子弟,柯璧豐長期在外工作,農事技術早已生疏,因此很積極地參與產銷班的運作。

柯璧豐學習有機瓜果栽培。圖片提供/KO養生瓜瓜農場

雖然產銷班成員半數以上原先是農民,但來到杉林區得重新適應新環境,加上種植的農作物種類不同,過往的栽種經驗未必適用,因此縣市合併前的高雄縣政府租用台糖月眉農場土地後,委託鴻海集團透過永齡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出資興建有機農業專區,引進經營團隊來教導產銷班員學習有機耕作技術,並承諾提供每名班員兩分地耕種。

但柯璧豐感覺,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的經營團隊,並沒有真正長期培訓班員有機耕種技術的打算,班員到農場只是去打工,加上農場能雇用的人數有限,並不是所有的班員都可以進入農場工作。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採取農企業的經營策略,小農也沒有能力承接,因此產銷班員要求政府另外租用台糖土地提供班員耕作,滿足小農經營家庭農場的需求。

(編註:由鴻海投資的「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是莫拉克災後最大的集體農場投資,由縣府向台糖租地,交由永齡基金會經營,原意為協助杉林大愛園區居民就業。總佔地規劃166公頃,目前開發 54公頃,採大面積溫室栽培)

經過協調,莫拉克重建會與高雄市府另外規劃在國道10號旗尾段旁,租用台糖土地19公頃提供產銷班員耕作,並將產銷班委由旗山的天利農產運銷合作社負責輔導。柯璧豐說,這塊土地從政府允諾提供租用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卡在行政作業緩慢,到現在都還沒有交付,更不用說有輔導。

由於公部門說要交地的時間,從前年底、去年中、去年底、今年初、今年中到今年十月底,一延再延,許多班員早已放棄務農轉業,產銷班人數也從成立前的兩百多人,一路減少到成立時的二十多人,到現在只剩下十多位班員還在苦等。

柯璧豐苦笑,這段三年多的等待期,他當成精進有機農業耕作技術的練習期,除了積極參加農委會高雄區農改場、台中區農改場開設的「農民學院」課程,也報名高雄市農業局推出的「型農培訓班」學習如何行銷農產品。自己同時也在杉林地區租用農地,以友善耕作的方式種植瓜果。

柯璧豐說,雖然他上課的時數已超過五、六百個小時,也陸續修習過設施栽培與有機農業等技術,但參加農業訓練必須長期而持續,光上一、兩年課程是不夠的。但現在最大的困擾是政府遲遲未撥交土地,而他跟杉林附近農民租地耕種,都屬於短期租約,不敢貿然投入長期的土壤改良與農業設施,無法擴大經營規模,難以維生。

柯璧豐目前經營農場的面積大約兩分地,母親跟妻子都共同投入。會成立「KO養生瓜瓜農場」,主要是與農改場專家討論後,認為杉林的環境較適合種植瓜果。由於短期租用的農地不適合投入設施,柯璧豐目前以露天與無農藥化肥的方式種植。

柯璧豐自承以露天的方式栽種瓜果,挑戰很大,已經連續兩季都沒有好收成了。今年第一季收成不佳是因為從去年底到今年四月份雨水不足,第二季收成不佳卻是因為五月份過後雨水太多。他說,前陣子麥德姆颱風帶來豪雨,瓜果都泡爛了,只好拿去餵雞,幾乎沒有收入。

柯璧豐很期待高雄市農業局承諾提供租用的台糖土地能盡快交付,讓他可以投入穩定的灌溉設施與溫室設備進行農業生產。他說,農業生產沒有達到一定的規模,不會有利潤可言,而他現有經營兩分地規模的農業管理方式,將來也不見得能套用到經營一甲地的規模。因此就算政府交付規劃好的台糖土地給他租用,他也還得花一、兩年的時間摸索管理,才能真正靠務農穩定收入。

經營「KO養生瓜瓜農場」的大愛園區居民柯璧豐,目前是高雄市農業局推動「型農培訓菁英班」的成員。圖/汪文豪攝影

永齡有機農場 杉林的「租界」何去何從?

對許多住都會區的民眾來說,購買永齡有機農場生產的蔬菜與農產品來食用,除了代表健康與安心,也間接支持住在高雄市杉林區的莫拉克颱風受災戶生計。在「推廣有機」與「幫助災民」的號召下,永齡有機農場也成為行政院莫拉克重建會與高雄市政府行銷地方觀光的景點。

但對住在杉林區、甚至鄰近的杉林大愛園區居民來說,除非在農場工作,否則日常生活與永齡有機農場毫無關聯。一堵高牆區隔了有機農場與大愛園區,莫說與園區居民有互動,連高雄市杉林區這個以農業為主要產業的行政區,對永齡有機農場也很陌生。

「杉林區是農鄉,但竟然有七、八成的在地居民沒去過永齡有機農場,甚至年紀比較長的居民,根本沒聽過永齡農場。敦親睦鄰工作有需要加強,」在地的社區報紙「擁報杉林」發行人傅水招說道。

因此占地166公頃的「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彷彿就像是長在杉林農鄉的一處「租界」。生產的有機農產品除了賣給慕名而來的觀光客,就是銷往外地,尤其是消費力較高的都會區。假日來體驗有機農業或有機餐的觀光客,車來車往,腦海中對這裡浮現的關鍵字大概主要為「有機」與「郭台銘」,至於對「莫拉克」與「八八風災」,已逐漸淡忘。

相較於觀光客對「有機」與「郭台銘」的興趣遠大於「莫拉克」與「八八風災」,住在一旁的杉林大愛園區居民或杉林在地居民,對這處「租界」,有無奈,也冷感。

2009年8月8日莫拉克風災發生後,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為協助遷入杉林慈濟大愛園區受災戶解決就業問題,透過所屬的永齡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基金會在高雄市杉林區興建「永齡杉林有機農業園區」。

全案採取BOPT(Build興建、 Operate營運、 Profit獲利、Transfer移轉)模式,由永齡基金會出資委由縣市合併前的高雄縣政府租用台糖杉林月眉農場土地,高雄租用後再交由永齡基金會興建有機農業園區,再委託專業經營團隊來教導災民學習有機耕作技術,經營與管理農場。俟整個專區之營運上軌道,經營產生利潤,證實進駐園區裡的住民已有能力可以自立更生,輔導住民成立相關農民經濟團體,而後移轉於政府永續經營。

當初高雄縣政府與永齡基金會簽約委託經營的期程為六年,前三年永齡基金會委託台南巨農有機農場體系出身的「杉林農業有限公司」經營。至2013年起,則委由「益晟精緻農業生技有限公司」接手經營,由前美濃鎮長鍾紹恢擔任執行長與永齡有機農場場長。

永齡有機農場販售的有機米。圖/汪文豪攝影

永齡基金會與高雄市政府的六年合約即將於2015年底到期,合約當中BOPT的精神,永齡基金會已完成興建(B)與營運(O)的部分,至於期望農場營運能夠達成獲利(P)的目標,迄今仍難達成。永齡有機農場營運至今,平均每月虧損約兩百萬元,雖然換新團隊接手經營後,虧損幅度有逐漸降低,但距離合約當初承諾的獲利後移轉,仍有一大段距離。

除此之外,永齡有機農場雖然當初宣稱開發的面積166公頃,要雇用500位災民輔導從事有機農業,但實際上開發面積僅有54公頃,雇用的員工數僅有108位,其中僅有88位具有災民身分,主要來自杉林大愛園區與日光小林社區,身分遍及原住民、漢人、平埔族與來自東南亞不同國家的外籍配偶等。

目前永齡有機農場無論是開發面積或雇用災民的人數,都與成立之初所宣稱目標有一大段落差。由於經營上連連虧損,農場目前也停止對外徵人,想要到農場工作的災區居民,除非具備特別的專長,如農業機械修理或是火龍果栽種技術等,否則大概都難以其門而入。

依照農場管理階層的說法,永齡有機農場雖然面積多達54公頃,但實際可耕用地不到三十公頃。在不到三十公頃的面積雇用了一百多位員工,以一般農場經營的角度來說,比例是非常驚人的,因為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希望創造出更多就業機會,才會僱用如此多的員工,以至於人事開銷成為農場營運最大的負擔。

除此之外,永齡有機農場原本所在的台糖月眉農場是河川沖積地,含沙量與石頭非常多,土壤較為貧瘠,因此農場花在土壤改良的工作非常久,有機農產品的產量也無法一蹴可幾倍增,一切都得按部就班等待環境改善,才可能達到生產效益。

永齡有機農場的經營模型。圖/汪文豪攝影

雖然目前農場的虧損尚可靠永齡基金會支應,不過據該名農場管理階層轉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最擔憂永齡有機農場這個慈善事業無法自行運作產生利潤。郭台銘希望將來這個有機農場有能力可以靠自己的維運產生利潤,除了事業可長可久,也才有辦法告訴外界有機農業是有前景的。

不過,由於永齡有機農場雖然選擇以農企業經營的形式要輔導災民從事有機農業,實際上許多進入農場工作的居民覺得自己只被當成「農工」,再加上管理方式過於嚴苛,因此員工的流動率非常高。

對於這種情形,農場的管理階層表示,由於永齡農場採取農企業的方式經營,要如何磨合來自不同背景一起工作,是管理上一大挑戰。這位管理階層表示,有的員工以自己過去在山上種植的經驗要套用在平地有機蔬菜的種植,有的員工在出貨時寫錯單據,或有的員工因為生活習慣問題影響整個農場的工作流程順暢等,這些都得花了許多時間溝通磨合。

他說,過去的經營團隊在管理上偏向責罵的方式,不但讓員工心生不滿,流動率高,留在農場的員工也未必知道問題出在哪,如何改善。但新的經營團隊上任後,強調以不斷溝通取代責罵,再加上留在農場的員工經過相互磨合,彼此間也找出互動的默契,因此流動率已經降低許多。

雖然永齡農場的虧損仍是一大問題,不過受訪的農場管理階層驕傲地表示,在新的經營團隊接手後,虧損的程度已較之前的經營團隊大幅降低。他說,現在新經營團隊每個月的營業額,已經比先前經營團隊單月最高的營業額還好,而且現在農場使用的有機資材品質較好、成本較貴,營業額仍然能比過去表現好,可說跌破過去經營團隊的眼鏡。

這位農場管理階層說,雖然農場經營無論在員工的流動率、產品的市場知名度與對消費市場的需求掌握上,都已經逐漸步上軌道。像去年來永齡有機農場體驗或購買有機農產品的觀光客就多達兩萬多人次,而農場即使在虧損的情況下,仍替員工加薪。無論在勞資關係、消費市場的掌握與經營管理等層面的改善下,農場虧損的情形會逐漸改善,但是要達成合約上的農場營運獲利後移轉,還需要費把勁。

只是,相對於永齡有機農場汲汲營營思考如何擺脫虧損,對莫拉克災後安置的居民或杉林地區農民來說,永齡有機農場如何兌現當初承諾要成為推動在地有機農業的火車頭,輔導出更多農民從事有機農業或邁向有機種植,恐怕才是更關注的課題。

相對於永齡有機農場汲汲營營思考如何擺脫虧損,對莫拉克災後安置的居民或杉林地區農民來說,永齡有機農場如何兌現當初承諾要成為推動在地有機農業的火車頭,輔導出更多農民從事有機農業或邁向有機種植,恐怕才是更關注的課題。圖/汪文豪攝影

戶籍遷入永久屋 農民擔憂喪失農保資格

政府遲未撥交承諾的農地,除了讓有心務農者進退維谷,也讓一些原住民農友選擇回山上耕種。原住民農友回山上耕種,除因平地務農難以維生,更擔心一旦接受政府「以屋換屋」的條件,將戶籍遷入大愛園區永久屋,不但會被迫放棄山上持有的農地,也連帶會喪失加入農保與領取老農津貼的資格。

原居在那瑪夏區南沙魯的布農族耆老韃虎.犮拉菲,住家因為在莫拉克風災遭土石流沖毀,所在地區也被莫拉克重建會判定為必須遷移的特定區域,被要求遷入杉林大愛園區永久屋。

雖然五年過去了,莫拉克風災在南沙魯造成的災害依然歷歷在目。圖/汪文豪

韃虎.犮拉菲雖然配有永久屋,但還是堅持回到山上居住,也反對高雄市政府要求住家被劃入特定區域或安全堪虞的居民必須將戶籍遷入大愛園區永久屋的做法。他說,山上的原住民幾乎都靠務農維生,遷到平地除了因為沒有農地而無法繼續務農,一旦戶籍被迫遷入大愛園區永久屋,也代表山上的農地將被迫放棄。

他擔憂地說,原住民農人被迫放棄山上的耕地,遷到杉林大愛園區又面臨無農地可耕的窘境,除了無法靠務農維生,連帶也會被迫中斷投保多年的農民保險資格。對年長的原住民老農來說,這不但會影響他們每個月領取老農津貼七千元的資格,原本依靠農民保險的相關社會褔利保障,都會喪失。

韃虎.犮拉菲表示,他曾就農保面臨喪失的問題詢問農委會官員,官員向他解釋了二、三十分鐘,但重點就是如果要加入農保,名下必須持有一分半的農地,如果沒有農地,因為農保所享有的全戶保障,包括老農津貼、喪葬補助、農民子女獎學金等,三年後將自動消失。

他接著說,原住民老農雖然靠農產品收入不穩定,但依靠農民保險與老農津貼所架起的福利網絡,讓老農在山上尚可安穩度日。如果應政府要求將戶籍遷入杉林大愛園區永久屋,老農得面臨農業經濟收入頓失與社會福利保障消失,根本是雙重夾擊。

「在平地,災民哪有經濟能力買得起一分半農地成為農會會員,加入農保?光是想要務農都沒辦法了,」韃虎.犮拉菲說。

韃虎.犮拉菲擔心農人遷入杉林大愛園區永久屋,不但會被迫放棄原鄉耕地,新居地又沒有農地可供耕種,不但農產收入頓失,也會影響農保資格。圖 / 汪文豪攝影

杉林大愛園區居民許秋香說,災後重建即將屆滿五年,過去重建區居民面臨生活或就業的問題需要反映給官方,至少可以找行政院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委員會為對口單位。但隨著莫拉克重建條例將於8月29日走入歷史,莫拉克重建會解散,相關業務回歸地方政府與主管部會負責。

她擔憂地說,重建會運作的時期,居民面臨的生活與就業問題就已經無法有效解決,重建會解散後業務回歸各政府單位,以往被人詬病的互踢皮球與行政效率不彰,是否會讓懸而未解的問題更嚴重,讓重建區民眾面臨的困境更雪上加霜?

「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落日後,杉林大愛園區居民的挑戰,恐怕才將特別面臨新的開始。

因八八風災而被土石流摧殘的那瑪夏區民族國小教室舊址的黑板上,當地孩子在黑板上留下對於杉林大愛園區的負面觀感。圖/汪文豪攝影

原民抗議「離村不離鄉」政策淪為謊言

文/世新廣電四侯奕丞

莫拉克風災屆滿五週年,由政府編列1200億元特別預算的「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也宣告落日,但重建政策是否真如政府宣稱的成功與順利?許多來自部落的原住民到台北召開國際記者會,抨擊行政院莫拉克災後重建委員會執行政策偏差、失敗。

參加記者會的團體計有小米穗原住民文教基金會、台灣原住民部落行動聯盟、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屏東縣魯凱族好茶部落產業發展協會、魯凱族阿禮部落社區發展協會、排灣族大社部落社區發展協會、Pariljaiyang大社原鄉守護小組、高雄縣八八風災部落再造聯盟。

參與記者會的部落代表對於政府推動的重建政策,表達強烈抗議,並提出兩點訴求呼籲政府重視與補救:一、以各族群文化為主體,重新評估原鄉狀況,並改正限制返鄉的「劃定特定區」與「安全堪虞區」政策;二、正視「永久屋」政策的後續問題,不應以違反人權的「三方契約」剝奪遷徙自由,並承認「永久屋」不具有部落機能的事實。

負責部落災後國賠案件的林三加律師表示,八八風災發生後這五年來,都沒有釐清災害發生的真正原因。他說,風災前有林務局的伐木造林政策、水利署的河川整治政策,這些政策不當,都可能是災害發生的原因,但這些單位的相關責任,事後都沒有被調查。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也曾經指出相關政府部門政策缺失,但都未被行政院正視。

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黃智慧說,政府在風災發生後,連原鄉的道路都還沒修復好,政府就花三、四天,利用空照圖評估完九十個部落,決定「特定區」的劃定,輕率要求部落遷村。

屏東縣魯凱族好茶部落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金龍也以阿禮部落為例表示,阿禮部落分為上、下部落,上部落並沒有地層滑動的疑慮,卻被強迫劃入特定區,留在原鄉的居民也被迫強制遷村。此舉明顯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政府應尊重原住民土地利用與管理模式。

黃智慧也說,政府的「離村不離鄉」遷徙原則更是謊言,高達九成的部落族人「離鄉又離村」,像是阿禮部落的農民若要從永久屋回原鄉耕作,開車一天的油錢就要五百塊,大社部落就要兩百塊,部落族人根本無法從事原有的農業工作。

而對於部落原住民遷戶籍的狀況,排灣族大社部落社區發展協會代理事長勒格艾‧巴瓦瓦隆表示,大社部落受損狀況還好,部落族人並不願意遷戶籍,放棄與原鄉的連結,但政府卻不斷催促並且施加壓力,讓部落族人沒辦法安心居住。

他繼續質疑,寄居同一個戶籍的家庭只能有一間16坪大的永久屋,對於人數較多的大家族就會造成困擾。

李金龍也說,政府當初在興建永久屋的時候,並沒有參考部落的意見,像是魯凱族的好茶部落,就有「活人與亡者生活在一起」的公墓需求,但現在生活機能、耕地也都沒有,要在永久屋就業生活非常辛苦,何況目前也有九戶族人還沒有分到永久屋。

高雄布農族南沙魯部落的打亥‧伊斯南冠表示,當初政府承諾搬到永久屋,每戶會分配到兩分的耕種地,但卻不了了之。與郭台銘有關的永齡基金會出資設立的永齡有機農場,宣稱要協助災民就業,但裡面的原住民員工人數也很少。他說,為了生活,部分族人選擇回山上耕作,莫拉克重建會執行長陳振川說部落五十年不能住人,但自己回原鄉住到現在,五年都不曾出過問題。

台灣人權促進會蔡季勳秘書長也表示,莫拉克災後重建條例當初並沒有尊重原住民族的主體性,很多原住民事務不應該是由國家來改變,而是要由部落來作出決定。

各部落出席記者會的代表,最後呼籲政府應全面檢討滅失原民文化的不當重建政策,提出補救措施。

參與記者會的部落代表對於政府推動的重建政策,表達強烈抗議。(圖/台權會提供)

(系列報導待續)

 

我要分享這篇期中報告:
贊助進度
募款已截止
募得金額10%為平台行政處理費
目前已有10人贊助
已募得$42,100
募款總金額$66,000
尚缺$23,900
63.8%
63.8%
已於 2014-08-31 截止
提案人
Ethan Hou
提案基本資料
募款開始:2014-07-31
募款截止:2014-08-31
報導完成形式:兩篇專題主文,分析與檢視(一)災後重建這五年期間所遭遇的問題與改變,重建條例落日後,未來可能遭遇到的挑戰與待解決的問題;(二)檢視莫拉克這五年期間的重建過程,可以給未來面臨類似災變時,帶來甚麼參考。 六篇族群、部落或個人在重建過程所進行發生的故事 總共八篇,總字數預計超過兩萬字。
贊助者群像
匿名捐款's 的頭像
匿名捐款
NT$ 1,000
匿名捐款's 的頭像
匿名捐款
NT$ 600
匿名捐款's 的頭像
匿名捐款
NT$ 2,500
匿名捐款's 的頭像
匿名捐款
NT$ 1,000
» 更多
分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