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受者的訪問

我要分享這則進度更新:

廖美麗媽咪〈心臟受贈者〉
    在器官捐贈的世界中,實際上捐贈者與受贈者是不能見面的,哪怕是為情或是為錢所困,但是並不是所有的捐受相遇,會是如此。因為這後面的辛酸血淚史,更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的,不管是哪一方的感受,都已經為他們的人生,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廖媽媽,一位心臟移植的受贈者,在60年代開始有了身體的變異,這之間陸陸續續的住院,直到93年,有了換心臟的契機,那時器官捐贈還不是很盛行的年代,一開始的她,當然還不是很願意接受這項事實,但為了不願拖累家庭,最後還是決定執行這項手術,手術結束後,她大概昏迷了三天左右,這時的她噩夢連連,以為已經走上黃泉路了,直到她看見她的主治醫生,才知道,她並未離開人世,雖然意識已經比較清醒了,但困難的才正要開始,因為之前意識昏迷的時候,是靠管子呼吸,但之後要恢復正常呼吸需要靠自己的力量,但是她並沒有多餘的動力去促使她自己呼吸,而期限只有29天,因為過了那段時間,一定要拔管,要不然管子已經發爛,會細菌感染,只能在另外讓胸口開出一個洞呼吸。之後醫生在督促家人後,叫他們找到讓她有動力的親人去鼓勵她,恢復體力,才順利完成。日後就是靠自己的努力,來復原。
    雖然在過程中,經歷過很多生死關頭,器官捐贈間的疑慮,但是不放棄的她,才成就現在的自己,好好地活在人世間。

趙媽媽(兒子謝浠器官捐贈)
    在某天的下午,突然傳來兒子的噩耗,她的兒子謝浠,被宣判腦死,終身為植物人,但照顧一個植物人成本很大,金錢方面的開銷,是一定的,所以她決定把自己的兒子給捐出去,造福他人,當然做出了這個決定,心理一定萬分不捨,她忍住了這份思念,把她兒子交給了醫生,但是在開刀的前一刻,她的淚水,還是奪眶而出,當下那份情感,我也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訪問她的同時,依然忍不住流淚。但之後,其實艱辛的在後頭,就是人們的輿論,有些人會認為,你把自己的兒子出賣掉,人家都死了,還要在他身上補上一刀,其實以台灣某些人的角度,人死後,就是要保持完整的身體,也算是尊敬的一種。但是趙媽媽,那份與兒子之間的不捨,還必須忍受這些背後的輿論,根本無從想像,還好心靈上有個宗教的寄託,帶著她度過這個難關,讓時間去淡化。
    趙媽媽不後悔做出這個決定,她認為這是幫助更多的人,也希望能有更多人接受器官捐贈,讓這個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可以受惠。
捐受間的互動
    雖然一個是捐贈者,另一位是受贈者,兩位的態度彼此稍有不同,有些受贈者,會認為捐贈的家屬只是廢物利用,他們才是幫助者,但是廖媽咪,並不會帶有這種想法,而是以感激的心,默默的謝謝這位捐贈人,而趙媽媽,其實也不會因為自己是捐贈者,覺得自己很偉大,她很謝謝那些受贈者,幫助她的兒子,讓她能在這世界上,繼續流動者。
    雖然這兩者的腳色,彼此有著很大的差異,但是那份樂觀開朗的心情,讓他們對事物的看法,有更寬廣的心去接納。
    其實器官捐贈這項活動也經逐漸蔓延在台灣,接受它的人越來越多,這不只是個人之間的受益,其實也是對醫療上,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讓他人多了一份生機。
 

我要分享這則進度更新:
贊助進度
募款已截止
募得金額10%為平台行政處理費
募款已達成!
目前已有4人贊助
已募得$2,500
募款總金額$2,500
尚缺$0
100%
100%
已於 2014-02-23 截止
提案人
文化新聞人
提案基本資料
報導分類:其他
募款開始:2014-01-23
募款截止:2014-02-23
報導完成形式:文字約4000、5張以上照片
贊助者群像
匿名捐款's 的頭像
匿名捐款
NT$ 500
謝明海's 的頭像
NT$ 300
telyhhu's 的頭像
NT$ 500
» 更多
分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